竹儿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08:19:09 来源: 汕头信息港

一  梅松竹的亲朋好友都不知道是因为他的名字里有这三个字,还是因为他自诩算个文人,特别欣赏“寒岁三友”?居然公开宣布自己要以梅为妻,以竹为子,以松为友,从此不娶妻、不生子、不交友,在鸡冠山下,兰溪河畔隐居不出了。  梅松竹是这个兰溪城的四才子之首,还是道光年间本县的进士。谁也没有想到,梅松竹进士及第之后,没有留在京师博取功名,而是回到乡里来了一个退隐之举。仅做退隐之举也就罢了,世间也有不少读书人以退为进,学了那些历代名士,假意退隐而实为待价而沽。而像他这样来真的,居然要他“以梅为妻,以竹为子,以松为友,从此不娶妻、不生子、不交友。”的,必然要掀起轩然大波。梅松竹的宣言,立刻在城里不胫而走,传得路人皆知了。  个动怒的,自然是他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表妹肖腊梅。腊梅小姐的母亲是梅松竹的姨娘,他们是一起长大的,成人以后的往来虽然少了许多,可在腊梅心里已经认定表哥就是她此生的郎君。半年前,梅松竹赴京赶考,不久后就传来了梅松竹高中了二甲头名进士的喜报。本来以为他很快就会回家与自己喜结连理,所谓“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既然梅松竹已经金榜题名,自然就应该洞房花烛了。万万没有想到,他回乡之后居然没有来提亲,反而这样宣布,叫肖腊梅怎么会不生气?  第二个不满意的,也是兰溪城四大才子之一,就是位列第四的韩雪松。雪松是梅松竹的同窗好友,还是与梅松竹一起乡试中举的。只因为赴京赶考之前生了一场大病,错过了时机,只能等下一届再去赴试。本以为梅松竹得中进士后,定会留在京师做官的,这样下届自己赴试,还多少可以有所照顾,谁知道他居然返乡退隐了。  韩雪松一大早听到这个传闻就火冒三丈,在院子里转着圈子自言自语:“以梅为妻,以竹为子,以松为友,从此不娶妻、不生子、不交友,前面我不管,一条,把我韩雪松置于何地?不行,我现在就去找他问个明白。”  韩雪松是个火爆脾气,想到这里走出自己家,骑上一匹马直奔城西鸡冠山。  马至西关前,不知谁家做喜事,鞭炮震天,韩雪松胯下的黄骠马跳了几下,倒也并无大碍,前面一挂马车的辕马却受了惊吓狂窜出去。那拿着长鞭在一旁赶车的也被拖倒在地,惊车沿着西关大街狂奔而去。  赶车的被迫放开手中缰绳,在地上支起身子大喊:“拦住车,车上有人!快拦住它!救人啊!”  这受惊马车里的就是肖腊梅和侍女春梅。腊梅小姐因为得知表哥要不再娶妻退隐山林,从此梅妻、竹子、松为友远离尘世的生活,气冲冲带着丫鬟春梅上了自己的马车,打算去兰溪畔,找表哥兴师问罪。  马车行至西关前,鞭炮骤响,一枚鞭炮刚巧在辕马头前炸开。马顿时受惊,狂跳着朝前奔去。肖腊梅拉着春梅的手,两个人在车厢里被颠得东倒西歪,吓得尖声惊叫。  “救命啊!”  “救命啊!”  西关大街上熙熙攘攘的行人车马慌不择路,唯恐躲闪不及殃及池鱼,马车一路直闯西关。那里的人更多,车马也更多,若是再截不住惊马,恐怕一场车翻人亡的祸事在所难免。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人一骑已经从后面追上来。  看看追上惊马的时候,马上的蓝袍男子飞身而起,跃上了车辕,一把拉住缰绳,人在车辕上一个千斤坠,同时高喝:“吁!”那匹受惊辕马被吃力一扯缰绳,加之腰部受到巨大压力,一声长鸣,前蹄离地少许,又放了下来,终于停了下来。那车马的前面地上已经跌倒了一个四五岁的孩子,街边跑出个妇人哭着抱起受惊的孩子。  路上行人不由得鼓起掌来,纷纷夸赞那个蓝袍后生。  “太吓人了,好险。再差一步,这个小娃就要被马踏车压成肉饼了。”  “是啊,估计这车也要翻掉,里面的人不死必伤。多亏这位公子及时出手。”  路边那位妇人抱着孩子跪在那里磕头:“多谢公子搭救小儿。”  车把式已经赶来,也对着韩雪松连连稽首谢道:“多谢公子搭救我家小姐。”  韩雪松笑着摇摇头,掀开车帘,看见里面两个年轻女子已经吓得魂飞胆丧昏过去了。韩雪松进去轻轻摇了摇她们,春梅已经醒来,赶紧去呼唤肖腊梅。  “小姐,醒醒,醒醒。”  肖腊梅顺出一口长气,悠悠地说:“吓死我了。”  春梅扶着她下来马车,才得知是韩雪松出手搭救了自己。便对着他道了一个万福。  “多谢公子援手,小女子肖腊梅在此谢过。敢问公子尊姓大名?”  “原来你就是肖腊梅小姐?呵呵,曾经经常听好友梅松竹提起你,再下是梅松竹的同窗好友韩雪松。”  “原来是韩公子。腊梅也常常在表哥口中,听到夸赞韩公子才华横溢。”  两个人寒暄完毕,又相互问及方知,都是要去兰溪河畔找梅松竹,两个人便索性步行而去,任由车马随在身后。  “韩公子,你说我的表哥会不会有什么病?好端端中了进士,还是前三甲。不留在京师为官,也就罢了。说起来表哥素来清高孤傲,不愿与那些人为伍,也算是他一种文人气节。可既返乡了,就该考虑终身大事,或者就与你们这些好友相聚吟诗作赋也是好的。竟然想出了什么梅妻、竹子、松为友。真不知他究竟想怎样?”  “肖小姐,你或者不知吧?你这位表哥,确实是极爱松竹梅的。此乃寒岁三友,倒也值得,像那梅,迎雪吐艳,凌寒飘香,铁骨冰心,哪个不爱?得妻如梅真是三生有幸。肖小姐芳名腊梅,亦是如此。所谓迎霜傲雪,冲寒而开,久放不凋,轻黄缀雪,冻莓含霜,香气浓而清,艳而不俗。真是‘枝横碧玉天然瘦,恋破黄金分外香’。”  韩雪松这番话貌似赞誉梅实在影射的意思,肖腊梅又如何不明白?不由得粉脸绯红低头轻语:“韩公子,分明打趣腊梅了。”  “不敢、不敢,小生真心赞美肖小姐的高雅与美丽。”  两个人一路走一路倒是十分投机起来。    二  话说那兰溪城,位于浙江境内,鸡冠山下,皆因一条清澈见底的兰溪流经,得名兰溪城。鸡冠山状如报晓金鸡,一年四季漫山遍野苍松翠竹郁郁葱葱,到了每年的腊月至次年的二月,又有腊梅与梅花双梅斗艳,在皑皑白雪之下苍松翠竹与金梅、红梅、绿梅、白梅,相映成辉实在是天下奇景了。无论什么时令,在那松林竹海畅游都叫人心旷神怡。梅松竹要在这种地方隐居,的确也是神仙一般了。  梅松竹在鸡冠山下、兰溪河畔的一片竹海里筑起了一幢竹居,从庭院外的篱笆墙,到竹亭、竹庭、竹楼,连同屋内地方桌椅床橱,竟然是样样皆竹。喜欢竹如此地步,也真堪称“竹痴”了。若说文人爱竹也不在少数,就是大清本朝乾隆年间的郑板桥,便是一例。他咏竹之诗,更是千古绝唱:“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国人爱竹无论哪朝哪代,就因为他的高雅、纯洁、虚心、有着国人敬仰的节气。如今梅松竹效仿前人“食者竹笋、庇者竹瓦、载者竹筏、炊者竹薪、衣者竹皮、书者竹纸、履者竹鞋,真可谓不可一日无此君也。”  韩雪松陪着肖腊梅到了兰溪河畔,果然在一片翠绿生生的林海里,找到了一处竹庭院,在院子外面挂着竹匾,上面用竹草写了“竹儿居”三个字。竹门虚掩,庭院里有几丛竹幽篁拂窗,清气满院,竹影婆娑。另有一梅一松姿态曲虬别具风采。  韩肖二人穿过庭院,走进竹厅,又见厅上也有一块竹匾,上面写的正是“梅妻竹子松为友”七个字。  肖腊梅气恼地指着上面的竹匾,说:“韩公子,你看看。”  “看什么?看我的字?这就是我新近专研的竹草,你们看这些字像不像竹子?”梅松竹却笑语殷殷从厅后走出来。  “表哥,你还笑?”肖腊梅气呼呼地指责他。  “腊梅,怎么啦?”  “怎么啦?表哥,你是不是太欺负人了?你看上面你写的什么?梅妻,真打算和那些梅花为伴侣过一辈子?”  韩雪松也愤愤地加入了对梅松竹的谴责:“松竹兄,你的确有些欺人太甚。你我二人是十二载的同窗好友,你今天却要将我弃之,去与松为友。”  梅松竹笑着说:“慢来慢来,表妹的事,一会儿说,先说你雪松兄。我说以松为友,有说过是什么松吗?青松、马尾松、迎客松?非也,只是松而已。难道兄不是松吗?”  韩雪松一愣,忍不住掩口大笑起来,说:“你……那你自己又如何与自己为友?”  “如何就不能与己为友,若是不能,前人怎会写下‘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可见是可以与己为友的。”  韩雪松摇头叹息,说:“我还是说不过你。”  肖腊梅插言道:“原来如此。既然表哥以松为友有这样一番解释,却不知表哥又如何解释以梅为妻?”  梅松竹看了她一眼,又看看旁边的韩雪松,说道:“表妹,你我二人虽是青梅竹马,可并非男女之情,实不相瞒,表哥心里你永远是我小妹而已。只怕肖腊梅的那个梅字,非以梅为妻的梅字。”  肖腊梅是个性格火爆而豪爽的女子,闻听后不怒反笑,问:“莫非表哥也想举出一个典故,说明要以己为妻不成?”  偏偏梅松竹摇头晃脑说出一番骇人听闻的怪理来。  “为何不可?世有男女,故有婚配育子,然亦有雌雄同体,可繁衍后代者也。何况早就有了梅妻鹤子的佳话见于沈括之《梦溪笔谈》言‘林逋隐居杭州孤山,常畜两鹤,纵之则飞入云霄,盘旋久之,复入笼中。’林逋隐居西湖孤山,种植梅花饲养仙鹤,终生不娶。岂不快哉?表哥愿以先人为榜样,从此隐居于此。至于表妹的终身大事,为兄并非忘记啊。”  “好,既然表哥如是说,我不来逼你。你告诉打算怎样安排小妹婚事?”  梅松竹又看了韩雪松一眼,笑着问:“你看我的同窗好友如何?”  被表哥当面说起,性格豪放的肖腊梅,还是粉脸通红垂下头去。  韩雪松倒是正中下怀,连忙拱手而稽说道:“万望兄台成全。”  梅松竹笑着说:“媒妁之言,父母之命,表妹自幼丧父,然,我姨母尚在,容我隔日转回兰溪城,亲自拜见姨母,为你们二人保此大媒。”    三  韩雪松与肖腊梅一起辞别梅松竹回城。经过韩雪松拦截惊马,梅松竹当面保媒之后,两个人似乎亲近了许多,还是一路缓行,边走边谈。  “肖小姐,你可感觉你这位表哥词语闪烁,似乎还是对我们隐瞒了什么?”  “你这样提起,我倒也有些纳闷了,为什么他对自己进士高中,不愿留京一事只字不提?你几次提到,都被他用其他言语岔过去了。”  “正是,我总觉应该是他在京城遇见了什么事儿,或者什么人,才会做出这个决定。还有,我细观他这个竹庭院,也觉得有些说不明白之处。”  “不知道韩公子指的是什么?”  “我与梅松竹同窗十二载,可谓深知其心。他因为自己姓梅,名字又有松竹二字,的确比任何人都喜欢松竹梅。不过对此三物也没有什么格外偏爱,可此庭院之内,居然只有一棵青松,一株老梅,偏偏满院子种满了翠竹,却是为何?”  “莫不是有其他深意?一妻一友,众儿女?韩公子,表哥不会被什么树精迷惑了吧?”  “我也深有此担忧啊。不如这样,我先送肖小姐回城,晚上我再带上几个仆人潜回来,仔细查看一番。倘若发现什么蛛丝马迹,再做定论不迟。”  “如此,肖腊梅先谢过公子豪侠仗义之举。只是望公子也要多加小心才是。若真有鬼怪,只怕公子凭一己之力很难降服了。”  韩雪松大笑,说道:“肖小姐放心,我不是鲁莽之人。今夜只是前来窥探,真要降妖伏魔,尚需另请高明。”  “但不知公子可有人选?”  “我有一好友,乃是江湖侠客,名西门竹。我也曾向他学过一些剑术。此人剑道高超,是个江湖异士。有了线索我会去请他前来收妖伏魔。”  “怪不得,时才公子有如此身手,原来身怀绝技。”    四  两个人商定此事,韩雪松送肖腊梅回府。自己也回到家中,招来几员家丁吩咐下去,自己也从书房墙壁上取下一柄龙泉剑,将蓝袍脱下,换了一身黑色夜行衣。太阳一下山,便领着一干人策马出城,直奔兰溪河畔。  韩雪松策马来到兰溪河畔,在远离竹儿庭院之处下了马,一行人悄悄靠近那所竹庭院。院子外面的林海恰巧隐蔽了他们的身影。韩雪松俯身在雪地上,抬起头朝庭院望去。  只见梅松竹独自一人坐在一梅一松之间,一手拿着酒壶,一手举着酒杯在那里自斟自饮,口中朗朗有声:“昨夜清风醉酒眠,今宵松竹解心烦。春梅映雪冰心在,笑叹凡尘世道艰。”  韩雪松不敢靠近身去,只是远远观望。不一会儿功夫,忽见庭院里不知从何处跑出一群黄口小儿。大的七八岁光景,小的三四岁模样,男男女女总有五六个之多,一并涌在梅松竹身旁,口口声声喊着:“爹爹、爹爹……”  看得韩雪松目瞪口呆,实在想不出来自己这位同窗好友,从哪里来的这样一群儿女?韩雪松尚在那里余惊未定,不知什么时候,那庭院里又多出两个人来,一男一女,男的一脸络腮胡黑大汉,还夹着一个棋盘;女的面若桃花美娇娘,提着一个篮子。 共 8234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阳痿
昆明专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癫痫会不会影响寿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