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魂人第六章流血

2020-01-26 14:55:06 来源: 汕头信息港

换魂人 第六章 流血

上面一个女孩子的样子很惹人喜爱,头靠在一根栏杆上,双手也撑着身后的那根栏杆,腿半曲着,看上去很像被人推倒在墙上,而她在努力起来的样子。我就纳闷了,这只不过是个剪影,但为什么看上去那么逼真,她没有五官,但我分明看见了她痛苦的表情,还好像隐隐约约看见后脑勺的血……

就像有人给它注入灵魂一样,好像刚刚发生了一场争吵,被人一推,刚好头撞在栏杆上,后脑勺被撞出了血,她的手撑着身后的栏杆,艰难地想起来。

不对,那不是像流血,而是好像真的在流血!

她头碰到栏杆的那个位置的颜色明显不一样,比周围要红一些,因为也是暗色,所以在黑色栏杆中并不起眼,而这暗红色从她后脑勺,一直沿着那根栏杆流下来,虽然是静止的,但我总觉得它在源源不断往下流!

我伸出食指小心翼翼地去摸了一下,果然!暗红色的!擦到手指上就是暗红色的血!凑近鼻子闻下,还有淡淡的血腥味。

对了!我想起来了!刚才我就一直站在这里看窗外的风景,我的手好像就抓着栏杆,那应该就是这样手上才染到血迹,然后用手摸脸,所以脸上才会血迹斑斑!

吓死我了!还以为怎么回事,满脸都是血,原来只是这样而已!

那女孩造型的铁片只有1厘米长的样子,栏杆也只不过大拇指那么粗,那么点血,应该一擦就擦掉的吧!我找来一张湿纸巾,一会就擦干净了。毕竟只有一点点。

弄清楚血的来源,应该心里踏实才会,但我怎么还是觉得哪里不舒服……

正当我在发呆的时候,门外忽然想起了敲门声。

会是谁?刚那些病人看见我逃也来不及,他们现在来敲我的门?一想到刚才住我隔壁那长相怪异的男孩,还有那个抱着洋娃娃的大姐凶恶的面容,我就心惊肉跳。而这里的医生护士根本就不作为。我哪天真被打死了,他们也只会来收收尸而已。

“咚咚咚”敲门声又想起了。

我甚至紧张得不敢出声,不敢问是谁。想着门上有猫眼,于是我蹑手捏脚往门方向走去……

还没等我到门这里,门锁处传来“嘎吱嘎吱”的声音!

对方在用钥匙开门!

紧接着门被打开,门口站着刚才那个护士。

“刚才听到里面有尖叫声。你……没事吧?”护士板着脸,像例行检查一样。没好气地问了我一下。

“哦……那个……没什么事……”被她这样一问,我都不知道回答。

“那就好”,她转身就要走。

忽然我又觉得应该说一下原因比较好:“那个……我看见阳台那里的栏杆上在流血”。

“哦……这个啊……”护士的眼珠转了一圈,忽然脸色堆积了笑容。像哄小孩一样的口吻对我说:“上次我男友要吃鸡汤,于是我在这里杀了一只鸡炖来吃,别怕。那是鸡血,对不起奥。是我没弄干净,下次我在炖汤的时候,给你送一碗来,好不?”

说完她摸摸我的头,就像一个慈祥的大姐姐一样,我礼貌性地给了她一个微笑,她也阳光地对我笑了下,然后转身走出了房间,并带上了门。

只是在她转身的一霎那,我清楚地看见,她原本堆满笑容的脸,在一瞬间,拉长了,变成一脸的不耐烦。…

我的心一惊,她刚才故意笑给我看的?为什么要讨好我?

忽然想起在三楼时,太奶奶的护士给太奶奶吃药,居然骗她那是糖,护士也是一脸的笑容,说话就像哄小孩一样!

对了!这里都是精神病患者,医生护士都是用这样的手段来护理病人!

对啊!我也住在这里,我也是病人!医生也会这样对待我!说什么杀鸡,太能瞎扯了!她到病房来杀鸡炖鸡汤给男友喝?真当我弱智吗!

我知道那些在精神病院工作的医生们,当面对一个大脑不正常,乱说话的病人发病时,的办法就是先顺着他的意思,不要激怒对方。

所以刚才护士才会这样对我说话?在她眼里我是一个正在发病的病人?

是啊,“铁栏上在流血”,这句话的确是不可思议,换成谁,都会认为只有精神病才会那么说,我真后悔,刚才应该说:“栏杆上有血迹”,这样还稍微会好点。只不过那血的位置刚好在那个“人”的后脑勺这里,还顺着栏杆蔓延下来,看上去真像是在流血。

真郁闷,把我当精神病!我站在阳台上发呆,觉得心里好失落,总觉得这里就是一个牢笼,进来了,出去谈何容易。

而且此刻心里一直说不出的不舒服,自从刚才发现脸上的血就是栏杆上染来之后,就一直有这样的感觉。全身毛孔张开,很紧张,很恐惧,但又想不出是哪里恐惧,为什么而恐惧……

难道是刚才照镜子时,被自己满脸的血吓着了?

满脸?

满脸的血?

可是……刚才擦的时候,只有一点点血迹啊!用一张湿纸巾就擦得干干净净了!怎么会弄得满脸满手都是?

那我脸上的血是从哪里来的?

我紧紧抓住栏杆,望着下面走来走去的人群,怎么也想不通!

怎么栏杆上滑滑的?

我下意识的觉得,此刻握住的栏杆有点不对劲。

低头一看,我握的就是刚才“流血”的那个栏杆,旁边就有一个“小女孩”靠着,我张开手一看,顿时惊呆了!手里都是血!和之前的一模一样!

我深吸一口气,使劲回忆,刚才我没擦吗?可是明明记得自己擦干净了呀!

先不管那么多,又拿了一张湿纸巾,小心翼翼地将“女孩”头上,和栏杆上,都仔仔细细擦了一遍,直到被擦得光亮如新!

这下我长了心眼了,我要守着,看看等下会不会又有血冒出来!

我蹲下来,凑近看,只见“女孩”头部和栏杆的接触部位,又冒出一芝麻大的暗红色血迹!

天哪!“她”真的在流血!

不可能!不可能!

“她”只是一张铁片!虽然看上去像撞在了栏杆上,但也可能真的在流血啊!

我发了疯一样,使劲地来回擦,只是一瞬间,血又擦干净了,只是在白色的纸巾上留下一抹红得发黑的物体,可是!过了仅一秒钟,那个地方又冒出来了!这回我是看得清清楚楚,的确是从贴片上冒出来!

“啊……”

我再也控制不了!发了疯一般尖叫起来!

“咚咚咚!”

又是敲门声,我的心脏也在胸腔里“咚咚咚”地跳着,它似乎要跳出我的身体,从这个窗户下跳下去。

接着仍然是钥匙开锁的声音,一定又是护士听见我在尖叫,所以例行检查。只是我如果告诉她,我真的看见栏杆上雕刻的人物花纹在流血,她会不会又认为我是发病?…

对了!我要让她看!让她过来自己看!那里真的在流血,她自己看见了就没话讲了!

像到这里我猛地冲到门口,这次我一定要澄清!

可是还没等我去开门,门已经被打开了。

而站在门口的,居然是马医生!他正微笑地看着我,还带有一点担心和心疼。

我一下将所有的委屈和害怕顿时从心底涌了出来,想也没多想,扑到他怀里大哭起来……

“怎么啦?若蓝,我来叫你一起吃晚饭的”。

“呜呜呜……我……我……”我居然涕不成声,说不出话,只觉得他的怀抱才是温暖的地方,只有他会懂我!

“慢慢说,不要着急,是不是谁欺负你了?”马医生拉着我进屋,帮我泡了一杯奶茶。

在他的轻柔细语中,我渐渐平静了下来,开始断断续续说着我遇到的事情:“没人相信我!他们都把我当作一个神经病,都认为我脑子有问题,那护士居然还哄三岁小孩一样来哄我!”

“好啦,不要伤心了,怪我,我没跟她们说清楚,你不是病人,你是到这里来休养的,我一会就跟她们说,对不起哦”,马医生拿出纸巾边帮我擦眼泪,边说道:“不过……你说栏杆上会流血,那还真是有点诡异,在哪里?”

“对了!”我突然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你跟我过来!你自己去看!免得说这是我的幻觉!”

我拉着马医生快步来到阳台上,指着那个流血的地方,大声地说:“你看,就是这里,有血!”说着拿了一张纸巾,给他,又说道:“你自己擦下看,擦过不到一分钟,又会有血冒出来!”

我说得特别大声,好像,从来没像现在这样有底气过,同时心里也暗自兴奋,这里终于可以证明,这一切看似不可思议的事情都是真实存在的!我不是你们眼中的精神病患者!

“对不起,若蓝,我是不是应该把你换一个房间,都怪我不好,没有考虑周到”,马医生蹲下身子用手摸了下,然后起身看着义正言辞的我,渐渐流露出心疼和自责,眼神温柔如水。(未完待续)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蹇香春
北京市密云县中医医院
赣州治癫痫病的中医院
女性为什么会卵巢早衰
烟台看男科去哪个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