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人蚊之战(小说)

2019-09-14 07:07:21 来源: 汕头信息港

米田共的臭气引来了一大群的蚊子。
这大概就叫虫以臭气而聚之了。入夜,有几只闹闹嚷嚷,在一只叫嚣张的蚊头带领下另辟蹊径结伴而行。
嚣张等一干蚊子在经历了长途飞行后,扶摇直上,然后缩着身子拼了九牛二虎之力,挤进了五楼钉着纱窗的窗口。随即躲进旮旯,伺机准备发动一场侵略战。
说起这侵略的本性,有句题外话,据说许多许多年以前,嚣张老蚊的祖先是嫡传了东瀛倭寇的嗜好的。
天气很热,夜已深,看电视已是意兴阑珊。打开卧室的空调,兰准备就寝。睡前,对卧室进行了一番考察,灯光下,一派平和,没有发现丝毫异常,于是也就免了电蚊香和必扑之类,那些毕竟非环保用品。
关灯,躺倒,清凉润泽的小环境,头一挨枕头,睡意阵阵袭来,也难怪,午觉没有睡。
南柯国里风光旖旎,兰的四肢百骸都有了放松的舒畅,梦游开始。

(二)
“嗡嗡”叫,几声兴奋,几声窃喜。小蚊缘人夸大国,纤毫也能撼百斤。蚊头嚣张踌躇满志,信心满满。哼哼唱唱,趾高气扬。那小样活脱脱当年小日本在中华大地上肆意横行前的志满意得。
“灯已灭,敌人已经就寝,准备行动。“嚣张一声令下,蚊啰啰们摩拳擦掌。
“嗡,”一只小不点儿,首当其冲对着兰的脸部就是一个俯冲,它等待这一刻已经很长时间了。只见它六只脚稳稳地占据有利地形,在兰的脸上形成蹲步,然后,张开犀利的嘴,伸出吸盘伸进皮肤对着甜丝丝的血就是一阵猛吸。
“哈,偷袭成功,头,要不,您也来一口,很甜,上口很爽。”
“小样,还咋呼个啥?磨叽了不是?大山样的人,还缺我等喝的血?”嚣张双翼张成机冀型,斜睨着小不点,张口嘱咐“注意安全。须得步步为营,不得得意忘形。”嘱咐罢,回头便一径向兰的大腿处飞去。
“放心,头儿,我不二,留心便是。”小不点口里应着,心里不以为然,认为嚣哥有点胆小了。
又是一阵长吸,小不点的肚子迅速庞大起来。

(三)
“哎呀!”不由自主的一声惊呼,兰被硬生生拉出南柯国地界,懵懂中感觉袭击来自脸部,脑子立马清醒过来,眼睛不敢睁开,生怕微小的动作打草惊蛇。随即轻举慢移着右手,在距离脸部不到半尺的时候,突然一个旋风掌向脸上狠狠拍去。
“啪!”手动声起,脸上顿时火辣辣起来,耳朵也受了牵连。闭着眼睛的兰安慰着自己,为了打击侵略者,受点痛可以在所不惜。
反击之后,估计那该死的已经碾做粉尘,兰于洋洋得意之际用手去脸上打扫战场,顺便也安抚一下受此牵连的无辜脸部。
咦,手掌扫过,被袭击过的部位已经隆起小丘,却没有摸到那蚊子的尸首。兰有点不明所以。明明对着方向的,怎么失手了?看来是大意失荆州了。此时,脸上又疼又痒的难受起来,把兰的火“腾”的点燃。她陡的睁大眼睛,用指甲狠狠的在隆起部位掐上深深的印痕,止痒的同时意在提醒自己,此血海深仇,不报非君子。
“该死的小东西,欺负人,今天,我一定得找着你,让你不得好死。”她一骨碌从床上爬起,牙齿咬着嘴唇,汗衫,短裤、赤着脚,手里拿着电筒,双眼圆睁在卧室里寻找起来。
厨门、窗帘、床靠背、墙壁、乃至房顶,兰细细搜寻,一寸寸扫过。远远地看到雪白的墙上有一个小黑点,她心里骂着混账,兴冲冲轻移小步向前,却原来只是陈年旧迹。转过方向,她又开始了更仔细的拉网式复查。

(四)
“不好,有敌情,灯光亮了。全体分散隐蔽。”此时蚊头嚣张正在敌人大腿处停留,还没有张口,突然感觉异动,随即看到一束强光从那个庞然大物手中急速射出,急切切对着小啰啰发布紧急疏散命令。
“注意,注意,千万不要盯在醒目处,尤其是墙上。”蚊头嚣张思路清晰,又发布补充指导意见。忽然,它发现小不点儿正大大咧咧地在床头的墙上手舞足蹈地唱“吸了歌”,急忙高声喊“小不点,散开!危险!”
话音未落,它看到一只大手掌正对准它的小不点奋力杀去。“嗡”的一声惨叫,嚣张赶忙紧闭了双目。惨不忍睹,不如不睹。
“啪”的一声,蚊头嚣张如听到了蚊虫世界毁灭的声音,慢慢睁开眼睛。完了,它的小兄弟,半句歌词尚未出口,便出师未捷身先死。唉,也怪它太大意了。回头它对着那一群的部下进行现场点评,“看看,看看,这是血的教训,记住小不点儿的不幸。从现在起,直到灯灭为止,不得擅自行动。”

(五)
手电光在一寸寸前移,兰凝神敛气。看到了,就在床头的高墙上,一只小黑点趴在那里,她用手电光把那小东西罩住,眼睛仔细看了看,不错,身份得以确认。然后就像孙悟空用金箍棒画圈,一只手用光柱先把它牢牢圈住了。再轻轻地爬上床,慢慢地站起身子,在距离小东西不远的地方,她再一次把身子的角度调整到。
手举起来了,慢慢向前,向前。
“啪”的一声,这一次,稳、准、狠,兰终于亲手打死了那只蚊子。
看着那只蚊子在自己的手中暴毙,再看看手上的血,虽说来自蚊子,其实都是她的血,不过兰的心里舒坦多了,毕竟有了这血的诱导,才打死了这只害人虫。
随后,她分析战绩,估计也就是这只小东西在兴风作浪,她拿着手电再一次细细地照射了一圈,偃旗息鼓,洗了手,决定躺倒了继续神游。
经过了这一番折腾,睡意已经消去大半,兰躺下后想再观察一下后续效应。嗯,十分钟过去了,平安无事。她灭了电筒,张口大大的一个哈欠,脑子又开始迷糊起来。睡吧,离天亮还有几个小时了,她翻一个身,让身子处于一个更舒服的位置,沉沉梦去。

(六)
“各位注意,警报消除,黑夜行动继续。大家化悲痛为力量,可劲的吸,狠狠的吸。”
“报告长官,敌人太强势,我们是否放弃?”一位小喽喽在亲眼目睹了小不点的不幸后有点胆寒,想跑路。
“不行!一为活命,二为报仇,我们一定得上。放心,敌人大不可怕,她大有大的尴尬,我们小有小的优势。”嚣张不愧为嚣张,它对部下因势利导,循循善诱。
等待这一刻够长时间了。
在亲眼目睹了自己的阶级小弟横死沙场后,嚣张心里就别提有多不爽了。果然,在嚣张的教导下,一个个小喽喽再一次想到了此前发生在眼皮底下的惊心动魄。把牙齿咬得嘎嘣响,又开始跃跃欲试起来。再加上直到现在为止,除了命丧黄泉的小不点吃了顿饱饭,蚊头和大家尚处于半饥饿状态。
敌人终于松懈的睡去,嚣张认为此时是机不可失时不我待。于是立即带头“嗡嗡”旋转,在兰的身体上空寻找突破口。
一声令下,蚊啰啰们跟着蚊头准备各个击破。
“你咬她的右手指,你咬她的大腿,我负责袭击她的脚趾,让她防不胜防。哼哼,竟敢打死我兄弟。血债要用血来偿。孩儿们,打起精神,上。”嚣张统领全局指点江山,号令声下,大家齐心协力,一阵长吸,几处使劲,几只蚊子斗志昂扬,旗开得胜。
“孩儿们,吃饱了休息一下,再运动一下,争取在天亮之前把肚子填得饱了还要饱的。”蚊头嚣张又在发号施令。
“好嘞。”吃到甜头的蚊喽喽们齐声“嗡嗡”,诺诺连声。
“还是那句话,多动,多飞,吃一口换一个地方,让她摸不着,打不着。”嚣张算得老奸巨猾,心思缜密。

(七)
身上又有数处招袭,睡梦里的兰决定匆匆结束南柯国的神游。目下,外敌来犯,大敌当前,睡觉退居二线,体表的安全为位。
这一次,她不再迷眼做假寐,而是抖擞精神坐起了身子,随后干脆打开了大灯,先在身体的受害部位擦上碘伏。她想好了,该是来一次歼灭战的时候了。蚊子不杀尽,今夜无宁静。
打开大灯时间不长,她看到有一只硕大的蚊子急慌慌飞进了床头柜的底部。
“好啊!看你躲到哪里去。哼。”兰一边恨声自语,一边丢下碘伏棉球拿起一张报纸卷成管状物就往床头柜底部捅去。
“嗡。”随着几声响,兰看到那只蚊子已经被赶出了柜底。一不做二不休,兰站起身子,眼睛紧盯着它,看它往哪里走。
紧盯着的蚊子又不见了,兰纵观全局,门窗是关着的,她不相信今晚还对付不了这只小小的蚊子了。这一刻,她发扬了抗日战争的余风,不断地改变着手段,只要看不到蚊子飞行,她或者用浴巾在空中舞,或者用电风扇对着床底扇。
功夫终于凑效。那蚊子终于再一次出现在兰的眼皮底下,看起来那东西是累了,它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兰放下手里的一切,双手往半空中就想来一记双扣,不料,又让它逃脱。
兰决定宜将剩勇追穷寇,她不断地追赶着,它终于疲累地趴在了距离地面一尺的那面白墙上。兰咬牙切齿,轻轻地走向前去,慢慢地蹲下身子,然后高高地举起了手,新仇旧恨涌上心头,用手直接感受歼击的快感真好。
“啪”,她倾尽全力往墙上用力拍去。随后慢慢抬起手,哈哈,通红的手心里一点深红中,那只黑黑的蚊子已经彻底完蛋。
看来,刚才打死的是蚊子的小头,兰接下来又很顺利地打到了另外两只小蚊子。


抱头鼠窜的嚣张隐隐地觉得今夜事情搞大了,感觉那个庞然大物已经怒不可遏了。当灯光乍然大亮的时候,它来不及指挥撤退,自个儿就先自逃了。
毕竟自己的命才是要紧的,留得小命在,才有翱翔时。它先是惊慌失措地去了床头柜底部,赶得实在太急,它只好又惊慌失措飞出来另寻避所。
不料,在半空中飞行的时候,敌人步步紧逼。它实在太累了,先是躲进了床底下。岂料,床底也非安全地,它只好摇摇晃晃又飞出。
这时候,它眼冒金星,冷汗淋淋,速度也明显慢了下来。
一阵恍惚,两股飓风在半空中向它两边夹击而来。它一个激灵,拼出平生之力身子腾空向上斜斜的飞去。
险险躲过灭顶之灾后,它再也无力振翅,渐渐的越飞越低,越飞越低,身体实在不支,落定在离地面很低的墙上。
这时,它已顾不得许多,只想着先喘一口气再作打算,脑子里还没有想好接下去该往何处去,天崩地裂的一记重击,让它在一瞬间横尸白墙。从此一代蚊中枭雄,如尘土般归去。
眼看着嚣哥的脑袋一刹那被大敌拍了个稀巴烂,剩下的几只慌了阵脚。吃又吃不到,逃又逃不得,呜呼哀哉,于是,不一会便先后跟随着它们的主子去了该去的地儿团圆去了。
兰又一次睡去,这下,安逸多了,她在南柯国里走走停停,心情也豁然开朗起来。前面不远处好像已是南柯国的御花园,隐隐似见南柯国国主正凭栏伫立沉思。听到她的脚步声,南柯国主抬起了头。
“知道汝等要来,朕已在此等候多时。近关于汝处蚊子猖獗之事,朕已有耳闻。奈何修路建房项目等等,乃利国利民之事。汝等可能亦有同感,现在耕地越来越少,房子越造越多,拆除的建筑地上,眼见着荒芜了许久的土地,那些勤劳的人等加以耕作利用原也无可厚非,望汝等忍之,理解之。”
“吾等理解,现在环境污染严重,这些人等亦为身家计。故吾等唯以吾身、吾血诱蚊,然后歼灭之。”
“如此甚好,理解万岁。”
沉浸在南柯梦里的兰见到南柯国主的一刹那,有点受宠若惊,竟然忘记了自己刚刚浴血奋战的艰苦卓绝了。
话毕,国主已经扬长而去,兰骤然想起还有很多的话未说,比如……,再比如……。兰奋力向前追去,追着跑着的她又想起了人蚊之战。

共 417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人蚊之战,一篇拍手称好的传奇小说,故事从一开始就巧设悬念,细细品读,可见这篇文章真的作者花了很大功夫,材料独到,内容丰满,将一个人蚊之战灵活的展现给读者。故事内容以较大篇幅用来描绘“入侵者”的行为、心理,但这只是个线索,真正要表现的是一种存在状态。小说采用对话方式叙述故事,结构全篇,具有些许的神秘色彩,人物的塑造较为鲜活。作者在叙事风格方面,未曾有什么标新立异的表现,但整篇作品的阅读感却是十分浓郁的,也是耐人寻味的。笔触细腻,蚊子的形象刻画得栩栩如生,场景描写生动,语言流畅,不失为一篇佳作,推荐共赏!【编辑:简单爱好】【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062028】
2 楼 文友: 201 -06-19 21:22:41 细细品读,可见这篇文章真的作者花了很大功夫,材料独到,内容丰满,将一个人蚊之战灵活的展现给读者。
 楼 文友: 201 -06-20 15: 8:20 问好兰花悠悠香老师,,,,,好吧,我可以说,我继续仰望您嘛?
回复  楼 文友: 201 -06-21 14:02:55 我脸红了。半蜜,我们是朋友,你写的编语很好的。
4 楼 文友: 2017-07-06 14: 8:08 无法评论,唯有拍案叫绝!小孩中暑
宝宝消化不良怎么办
小儿咽喉肿痛
卧床老人能穿拉拉裤吗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