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重金属企业摆脱困境路在何方

2019-09-14 14:13:59 来源: 汕头信息港

被甘肃省白银市四龙镇村民叫做"砂沟"的,是白银公司的排污沟。黄河上游水环境监测中心对公司排放的污水进行了检测,结果表明,pH值呈强酸性,氨氮超过排放标准2.55倍,重金属总铜超过排放浓度7.44倍,总铅超过0.32倍,砷化物超标高达14.8倍。 CFP 供图

中国环境报 刘秀凤

5月18日,环境保护部召开发布会,因为血铅超标事件,浙江省湖州市被实施全面区域限批。

3月以来,浙江省湖州市发生血铅超标事件,湖州市德清县新市镇的浙江海久电池股份有限公司周边已累计发现332人血铅超标。环境保护部调查发现,事件是因企业违法违规生产、职工卫生防护措施不当,县、镇政府未实现防护距离内居民搬迁承诺,地方政府及相关部门监管及应对不力造成的。

近年来,陕西凤翔、河南济源、江苏盐城、广东清远、甘肃徽县、浙江台州……同样因为重金属污染,这些地方相继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

今年年初,《重金属污染综合防治"十二五"规划》成为个获批的"十二五"专项规划,遵循源头预防、过程阻断、清洁生产、末端治理的全过程综合防控理念,明确了重金属污染防治的目标。然而,问题的严重性和复杂性决定了这不是一项简单的工作。

在中国环境报社和中国有色金属学会环境保护学术委员会联合主办的"中国环境报理事会年会暨'十二五'重金属污染防治技术与政策解读会"上,与会专家建议相关企业要改变观望态度,从源头抓起,全过程防控重金属污染。

尾矿复垦:几十亿吨的堆存量怎么解决?

选择经济适用的技术很关键

此次研讨会前,北京矿冶研究总院环境工程研究所所长周连碧刚刚实地查看了去年发生严重污染事故的紫金矿业紫金山铜矿。据他介绍,由于当地矿的品位低,企业采取了浸出工艺,产生大量酸性废水需要处理,为此建设了一系列循环池,这也就加大了风险发生的几率。

周连碧告诉,我国2/3矿山处于中后期开采,随着开采深度增加,金属品位下降,废弃物产生量增大。多年来,重开发、少治理,面临的土地复垦与生态恢复问题十分严重。金属矿山土地复垦主要涉及尾矿库、废石堆、露采场、塌陷地和污染土地等。

以电解锰为例,我国从2000年起已成为世界上的电解锰生产国、消费国和出口国,但我国锰矿(矿石)的探明资源总储量仅占世界的2%,其中贫锰矿(低于18%)的储量又占全国总储量的93.6%。目前,绝大部分企业以菱锰矿为原料,经过酸浸、净化、电解沉积后生产金属锰。由于锰矿品位低,生产过程会产生大量含铬废渣,每生产1吨电解锰,排放6~10吨锰渣,大部分锰渣都未得到综合利用。据介绍,全国堆存在电解锰厂附近的锰渣达到6000万吨以上,仅有很少一部分得到综合利用。

"在'锰三角'(贵州、湖南、重庆交界)地区,很多地方都是堆满锰渣的黑山沟。由于管理不到位,锰渣中未分离出的电解液经雨水冲刷很容易进入水体和土壤,造成严重污染。"南开大学清洁生产研究中心主任于宏兵说。

据统计

,我国各类金属矿尾矿的堆存总量约60亿~80亿吨,且每年以3亿吨的数量增加。这些尾矿的表面为尾砂,保水能力极弱,在雨水淋溶作用下会产生酸、碱、重金属等污染。治理如此大规模的尾矿污染,如何选择经济适用的技术是关键。

在会上,周连碧向展示了山西中条山毛家湾尾矿库的照片。这个尾矿库紧邻村庄,而且占用了村里的农田。在复垦试验中,他们通过覆土、施肥等措施改良尾砂,试种了高粱、花生、玉米、大豆等作物。

可是,这里产出的农产品能吃吗?周连碧说:"检测结果显示,毛家湾尾矿库作物产品中的重金属浓度与原有种子的含量相当或略高,远远低于尾沙土壤中的含量,并且符合食品卫生标准。由于尾沙中的碳酸盐含量高,大大降低了重金属在土壤水中的溶解度,使作物对重金属的吸收量明显降低。"

"在试验进行到第4年时,当地村民就能把这片地收回,自己进行作物种植了。"周连碧告诉。

他认为,在进行金属矿山复垦时,要坚持3项原则:因地制宜原则、效益原则、动态性和持续发展原则。"在综合分析的基础上,客观反映破坏土地的适应性,做到因地制宜、宜农则农、宜林则林、宜牧则牧,耕地优先的原则。确定复垦利用方向应以小投入取得的经济、社会和生态效益为原则,兼顾区域土地利用的总体要求,发挥土地复垦的整体效益。"

在复垦过程中,作物的选择十分重要。比如,在对广西平果露天开采铝土矿进行复垦过程中,引种了适宜在疏松复垦地生长的巨尾桉,利用其一年成林、砍伐后容易再生长的特点,在复垦地上建起了速生林。这不仅达到了改良土壤、防止水土流失、保护生态平衡的目的,还为电解铝生产提供了木质效应棒,使企业电解铝生产所需效应棒实现了自给自足。

污染防控:要有全过程控制理念

遵循源头预防、过程阻断、清洁生产、末端治理,全过程综合防控

在会上,一位地方环保部门负责人表示,他们对于生产中涉及重金属问题的企业也十分头痛,在日常管理中需要加强监测,如果出现环保不达标的情况,只能由政府出面关停。对于企业来说,成本则是他们为关心的问题。

在酸性废水治理方面,江西德兴铜矿引进加拿大技术,通过雨污分离,将酸性废水中的铜、钴和镍等有价金属进行回收,产生了很好的经济效益。但是,采用这一技术的前提条件是,水量要足够大并且有一定的浓度,才能产生经济效益。

"要控制酸性堆场污染,采取措施越早越好。尾矿、废渣酸化需要氧气、细菌的作用,在刚排放时,酸性不太高,随着时间的推移,酸性逐渐增强,对环境影响也更大。"周连碧说。

实践证明,以末端治理为主的手段,不仅治理成本高,而且无法有效解决生产过程中的环境污染问题,更不能大幅削减污染物的产生。"单纯的末端治理不可能解决重金属污染问题,要遵循源头预防、过程阻断、清洁生产、末端治理的全过程综合防控理念。"与会专家认为。

根据自身经验,于宏兵告诉:"在对涉重(金属)企业进行清洁生产审核时,一定要做元素平衡。只有把生产过程中重金属元素的流向说清楚,才能有的放矢地采取措施,才能不花冤枉钱。"另一方面,通过元素平衡也可以发现生产过程中的缺陷,从而改进工艺,增加收益。比如,在电解锰生产中,由于分离技术水平不高,相当一部分电解液还残留在锰渣中,通过采取二次压滤工艺,可以对这部分电解液进行回收,从而增加经济效益。

天津精工华晖制版技术开发有限公司是一家生产版辊的企业,生产过程中涉及镀铜、镀镍的工序。"通过清洁生产审核发现,这家企业每年投入电解铜44吨,但产品仅消耗22吨,其余一部分变成铜屑后被卖掉,一部分进入废水中。当时,电解铜的价格是7万元/吨,而铜屑的价格才几块钱一公斤。"

为什么铜的利用率如此低?研究发现,由于镀层不均匀,版辊在完成镀膜后还需要进行切削,切削下来的大量高纯度铜被作为铜屑廉价处理。找到原因后,公司通过改进生产工艺提高了铜的利用率。此外,切削下来的铜屑又被制成磷铜球,可以回到生产过程中应用。这样一来,企业生产成本大大降低。"涉重企业在面对污染治理问题时,要尽可能在源头和过程中想办法,这样效益更明显。同时,企业要注重科研投入和研发,改进生产工艺。"于宏兵说。

争取主动:企业不能再消极等待

行政、经济手段相结合,督促企业有效防治污染,减少风险与损失

“重金属生产企业要改变过去对治污、环保消极等待、观望的观念,充分认识到重金属污染防治对自身长远发展的意义。”在研讨会上,无论是政府相关部门负责人还是业内专家,都建议相关企业要做好污染防治工作,否则后果会非常严重。

2010年9月2日,此前一个月就停牌酝酿重大资产重组的驰宏锌锗突然发布公告:收到环境保护部《关于终止对云南驰宏锌锗股份有限公司上市环保核查的通知》,因所属会泽分公司和曲靖分公司冶炼厂仍然存在部分环保问题未得到及时有效解决,环境安全隐患比较严重,环境保护部决定终止对公司的环保核查,且在环境风险消除之前各级环保部门不再受理公司的上市(再融资)环保核查申请。

2010年9月28日,驰宏锌锗再度发布公告称,公司无法在短期内完成环保整改工作,同时公司与重组涉及的部分股东在核心交易条款上尚未达成一致意见,因此目前实施重大资产重组事项相关条件尚不成熟,拟中止筹划重组事项。

对此,有媒体认为,这一公告表明,驰宏锌锗成为A股首家因环保问题而被迫叫停重组的公司。

根据环境保护部今年召开的《重金属污染综合防治“十二五”规划》视频工作会议,重金属污染防治将被作为今年环保专项行动的重点,对未进行环评和“三同时”验收的企业一律停产整改,对位于饮用水水源地的企业一律停产关闭,对污染治理设施不正常运行、长期超标排放的企业一律停产治理,对发现重大环境安全隐患的企业一律停产整改,对整改不到位的企业坚决予以关闭,对有环境劣迹的公司上市或再融资,两年内各级环保部门一律不得出具同意其通过上市核查的文件。

业内人士指出,在防治重金属污染的工作中,除了行政和法律手段,经济手段也将发挥重要作用。

达信中国采矿和环境风险服务部助理总裁兼主管吕春雨告诉,他们也在高度关注重金属污染防治的工作。近几年来,环境污染保险逐步在全国相关行业得到推广,但还有很多问题需要完善。比如,保险费率确定、环境污染损害评估、损害赔偿制度等。

他说:“环境污染保险对于重金属行业及其他高污染风险的行业,都会起到积极作用。但是,重金属污染属于渐进式污染,需要的保险产品与环境突发事件有所不同。”

根据2007年发布的《关于环境污染保险工作的指导意见》,现阶段环境污染保险的承保标的以突发、意外事故造成的环境污染直接损失为主。据吕春雨介绍,国内保险市场目前也可提供针对渐进式污染的保险,可以满足一定的保障需求,但是核保工作非常严格。

在问及国内采矿企业在环境风险管理方面存在哪些问题时,吕春雨说:“国内采矿企业目前的环境风险管理意识还是比较薄弱的,这也与国家所处的经济发展阶段相关。现在,环境保护越来越受重视,相关法律法规的完善也有助于企业提升自身的风险管理水平。”

“保险只是企业环境风险转移的手段之一,用来保障采取了风险管理手段也不可能完全避免的损失。对于企业来说,重要的事情还是要做好风险管理工作。如果某家企业的风险管理手段只是买保险,那没有一家保险公司会给这样的企业提供保险保障。”吕春雨强调。

山东治疗急性附睾炎费用
宜宾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鹤壁去眼袋手术费用
唐山癫痫病医院费用
南昌博大耳鼻咽喉医院怎么样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