闹婚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21:48:57 来源: 汕头信息港

十一月,已进入寒冷的冬天。  今天的阳光虽然明媚,倾尽所有散发出全身的热量,但是禁不住冷飕飕的北风侵袭,感觉寒凉有点刺骨。  月红嫂子骑着电瓶车顶着寒风,冷的有点浑身发颤,心里暗暗的骂:“这鬼差事,偏偏赶上这鬼天气,倒霉死了!”  月红嫂子是庆东和晓倩的牵线红娘,去年这个时候订的婚,说好今年元旦结婚,没想到,临近结婚了女方这边又生出小插曲来,叫她这个做“红娘”的在中间很难说话。  昨天晓倩的妈来找月红,意思很明显,今年的彩礼比去年多了好几倍,她们不好说要钱的理由,但是该买的东西一定不能少。月红是个爽快人,看透了对方此来的目的,虽然嘴里不好说什么,但是心里明镜似的,于是满口答应:“没事,我一定把话传到,该买的一定一样不少,并且还要挑贵的买。”但是心里暗暗嘀咕:什么玩意啊,去年能跟今年比吗?  老年语说得好:“骑马赶不上菜行。”现代语应该改成:“开车撵不上‘彩礼行’”!去年订婚见面礼还是“一万七”——“万里挑妻”。今年订婚见面礼就成了两万八——两家发。去年娶个媳妇到家要花四万四,今年没有八万八媳妇到不了家。农家娶媳妇真是成了纯粹“钱的交易”,听说城里人找媳妇也很不容易,张口闭口“有车有房”,不然一切免谈。唉,这一切还是归功于“计划生育”,养的孩子少了,手里有花不完的钱了。眼下农村,因为重男轻女的旧观念,女孩比男孩相应的差别开来。  庆东在外面打工刚回来几天,全身心准备结婚的事情。听到媒人月红嫂的一一交代,心里很是不悦,但还是勉强答应下来。再说,结婚是个喜庆日子,也不在乎万儿八千的,何况买的东西也都带回自家来。全部的家电——屋里摆的、用的都买回来,自行车,电瓶车,摩托车,也都买,农村嘛不要汽车,却执意要买三马车——秋、麦拉庄稼。这媳妇还真像个过日子人,没结婚就想的如此周全,过了门也一定是个过日子好手。可是,哪有这么要的啊,哪样不需要钱?这钱可是硬的,这样算起来,到结婚那一天,别说八万八,就是九万九这媳妇也娶不进门。唉,农家院里谁家能有这么多钱啊。不过呢,娶媳妇可不行说“没钱”,不然,谁家闺女还嫁给你?再说,这婚姻大事,既是没钱也是办的有钱的事。  庆东是硬着头皮答应的,要不是为了已经花过去了那么多钱,他非得跟女方闹吹不可:什么玩意啊,该要的要,不该要的也要,我还娶不上媳妇咋的!再说,老人都怕事情闹大,买就买呗,反正早晚的事,现在遭点难,以后不就轻松了,什么都不用买了。三马车家里早就有了啊,真是不该花这个钱,可是媳妇说是旧的,坚决要买新的。买就买吧,也不能为了这万儿八千的就把这桩婚事给闹岔了吧。  结婚的日子越来越近了,该买的都买全了并且都送到了女方家——为了“好看”。结婚那天男方派了车再由女方家一样一样拉回来,加上迎娶的车辆,拉嫁妆的三马车,一字排开,在村子里排一长长的车队,该多气派!晓倩想象着结婚的日子,心里美滋滋,可是毕竟比今年订婚的伙伴少了好几万彩礼钱,感觉自己的身价亏大了。每次见到男友,不自觉的就摆出很委屈的样子,没个好脸色。  结婚的日子还有三天,喇叭已经上了房顶唱起了欢快的歌曲,喜庆的气氛飘进村子的角角落落。  这时候,媒人月红嫂风尘扑扑地赶了来,脸色很难堪,不知道又要出什么岔子?  “这事情我是真按不下了,如不答应,这婚坚决不让结。你说这……”  “到底咋回事啊?”一家人焦急的追问。  “要买新的自行车、电瓶车、摩托车。”  “不是刚买了送过去了吗?”  “可不是咋的,”媒人气的上气不接下气,“我费尽了口舌,也是白搭。说是那都沾过地了,不是新的了,要重新买才行。”  “狗熊玩意!什么东西啊!这婚还要不要结了?”庆东气的跺着脚骂开了。被两个老人劝住了,怕外人听到笑话。“这婚我还真就不结了!认打一辈子光棍我也不要她!”庆东简直像疯了的狮子,在院子里火燎燎的兜圈子,那阵势想要把什么咬烂了,撕碎了都不解气。“这不明摆着弄我难看吗?”  任怎么劝,庆东坚决不同意结婚了,他宁愿扔掉这好几万块钱,……难不成打一辈子光棍!母亲气得一边抹眼泪,父亲气得一颗接一颗的抽烟,一家子死气沉沉,就差哭声了。“我咋就这么倒霉呢,摊上这么一个邪道对象。”庆东这时候真有哭的份了。他就想不明白了,这算什么事啊?这么闹腾,她还想不想结婚了?究竟要干什么?这像是过日子的吗?  一家人晚饭都没心思吃,不知道该咋办?媒人说得很清楚了,这事没得商量,买新的就结婚,不买就拉倒!也就是一万多块钱,依着老人就去买了送过去,好歹都要结婚了,闹出难看外人也不笑话一个。可是,怎么也劝不动儿子,死活就是不同意买。  熬过难眠的一夜,庆东早早的起来沉着脸告诉愁色可见的父母:“我同意她的要求,这就去办。”  “就是,咱已经花了这么多钱,扔不起啊。”母亲惨淡的说,“要是咱说散伙,那人家一分钱也不兴退的。”  “妈,你放心,我一定把这个面子给您争回来。”庆东说完,驾上摩托车出门了。  结婚这天,亲朋友好友都到齐了,迎娶的迎娶,拉嫁妆的拉嫁妆,招呼客人的招呼客人,高音喇叭在房顶上散发欢快的歌曲,声音嘹亮。看热闹的大人孩子在院里院外乱哄哄的,就等着新娘子来了拜天地,抢拾撒在地上的喜糖。  中午十二点,迎娶的花车总算在人们的急切的期待中来到了。“咱看看这媳妇长的到底啥样,这么难缠。”人群中就有人悄悄的议论,“开辟以来,还真没见过这样摆弄人的。”  “也真是,庆东到是好样的……”  “哼,要是我,宁肯打一辈子光棍也不要这么难缠的媳妇——丢人!”  载着新娘的花车稳稳地停在门口,公爹拉着一挂鞭炮点着,围着花车转了一圈,这是风俗,叫“燎轿”。然后新娘才能下车进家门,然后行拜天礼。  本来要新郎抱新娘下车的,这时候却不见新郎的影子,招呼了几声也不见人,因为看热闹的人七嘴八舌,乱哄哄的,新娘子和送她的娘家人实在在车里坐不住了,于是自己下车,由配送的两个妇女扶着进了家门,站在院中央,等着新郎行拜天礼。可是仍然不见人影,主次婚礼的大声喊了声:“庆东,要拜天了,怎么还猫着不出来?”声音未落,庆东从屋里笑吟吟地走出来,居然来到新娘的对面,阴阳怪气的说:“这怎么让我拜天地啊,新媳妇已经占地了,就是旧的了啊,我怎么还能要呢?”  “你……”新娘子一听火了,猛力掀开蒙头红,怒目而视面前的新郎官。“我什么啊,还不是你教我的,占地的就不是新的了。”  “你这是报复?”新娘子差点流眼泪了,气狠狠的指着对方。“你说对了,我花钱就是要买个新人回来,占了地的旧货不值得我如此破费!”  一时间闹哄哄的人群鸦雀无声,似乎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都要拜天了,这新郎想要闹腾个啥?疯了咋的?   共 266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睾丸扭转不育临床表现
黑龙江的专科医院治男科
饮食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