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项奥斯卡大奖站着挣钱的现象级大片不该只略

2020-10-18 10:53:44 来源: 汕头信息港

4项奥斯卡大奖、站着挣钱的现象级大片,不该只值一个及格分

互联网时代,所有审美都在急速地崩塌与重建,你是否跟Sir一样,有一种“老派”的固执——

文字,的归宿是书本。

摄影,的归宿是胶片。

音乐,的归宿是现场。

当然,就更不用说,电影和电影院。

电影院之于电影,不止是更大,更清,更轰动,更在于,你能全然地投身于银幕。

在黑暗中,与一班人全神贯注地分享一个个华丽的美梦。

今天这场梦,关键词:狂欢。

这场狂欢,我们等了太久。

《波西米亚狂想曲》

Bohemian Rhapsody

时隔多月,终于上映。

多少会有惋惜。

为了登上大银幕,它“失去”了什么。

但也不能忘记。

银幕又让我们“得到”了什么。

所以今天聊到它,Sir必须回到银幕。

关于这场131分钟的盛大嘉年华,还有太多话,没有说干净。

挑剔

放下电影之外的杂音,《波西米亚》电影本身就存在着两种对立的争议。

正方。

奖项、票房双重肯定。

金球奖收获剧情片、男主;奥斯卡拿下包括男主在内的四项大奖。

主演拉米·马雷克,鱼跃龙门晋身一线;欧美大牌原地圈粉,自动安利。

全球收割票房8.79亿美元,成为史上卖座的音乐传记电影。

“站着挣钱”的现象级。

然而。

一些影评人站到了反方,给出证据确凿的挑剔。

“流水账”、“拖沓”、“全靠音乐支撑”的关键词,不绝于耳。

烂番茄新鲜度,只拿了一个及格分61%。

正反双方,泾渭分明。

顶着多大的殊荣,就得有本事顶住多大的质疑。

恰恰证明这爆款的独特性。

Sir眼中《波西米亚》,是这样一部电影——

随之热血收获感动,很容易;冷静下来指出问题,也不是什么难事。但她又绝非一句随大流的“缺点、优点都很明显”可以概括的。

Sir更像称之为:与众不同。

《波西米亚》是一部不像电影的电影,它的也不是一个我们习惯的。

有刻意回避的现实,有过度渲染的失真,但也是这近乎过火的华丽,让你离那场梦更近。

电影院二刷后,Sir更敢拍着胸脯告诉你:《波西米亚》是只有大银幕才能装下的华丽和传奇。

过火

回忆一下,一般传记片的套路是什么?

起:才华在平凡中脱颖而出。承:一飞冲天成为闪耀。

转:膨胀之后失控脱轨。合:终,重拾初心。

你能在太多传记电影中看到类似故事,如《至暗时刻》,如《社交网络》。

在主线上,《波西米亚》并不例外。

但在叙述上,它与以上经典地方不同在于,它不想让传奇显出真身。

它要传奇更加传奇。

燃,是所有人对这部电影的观感。

一种基于真实但又超越真实的狂热。

这狂热独属于他。

皇后乐队,弗莱迪·墨丘利(Freddie Mercury)。

《We Will Rock You》,《We are The Champions》,两首街歌唱遍了地球的大好山河,但这样的主旋律绝不是对弗莱迪贴切的注解。

瞅瞅这个台风,除了“不好好穿衣服”的时尚态度Lady GAGA好几十年。

更是那股不经雕琢的,扑面而来的乖张、叛逆、肆意......

万人之上,独领风骚。

传记电影总爱老生常谈:高处不胜寒。

但《波西米亚》偏不。

它脱离了“因为天才,所以孤独”的常规诅咒。

片名《波西米亚狂想曲》,几乎开门见山地为这一段传奇的主人,贴上了标签——才华交响,尽是癫狂。

这样的狂,有面子。

如场面。

如何用影像传递音乐现场的魅力?

弗莱迪的初次登台,一个怎么也摆弄不好的麦架,表现出了他的生涩、不适。台下嘘声不断,尴尬感在几秒钟内快速累积。

憋?别急,憋大招呢。

别人的目光对他根本无伤。

麦架左右难摆,弗莱迪干脆一把撤下,迎来彻底地放飞。

左手一面铃鼓,右手抡着麦架,随口就改歌词,高兴就抛媚眼。

因为是对人物原型的舞台习惯的致敬,所以这样的戏剧夸张恰如其份。

像是属于现场音乐的宣誓:这个舞台上,我就是规矩。

《波西米亚》由此开始,一路燃烧。

除了情节表演,镜头设计也功不可没。

电影开始不久,就有了个小,皇后成立之初的环美巡演。

可别说传记电影就不舍得用。

快速的节奏之中,是目不暇接的场景切换,和充满想象力的剪辑......再衬以让人不禁哼唱经典金曲。

每个演出现场,都是身临其境的盛大狂欢。

相信Sir,当这样的场景有机排列在大银幕上,哪怕你再对音乐冷淡,对演唱会无感,你也会跟着抖起腿来。

更不用说这样的现场刻画,一场大过一场,声浪一波高过一波。

这场狂欢似乎只有升级,没有终点。

直到抵达的全片压轴的 Live Aid 演唱会现场......

关于这场演唱会,Sir想留到后面再好好聊聊,不过有一个杠,现在就得抬。

有太多人说,这一段好在对历史的完美复刻。

Sir持保留意见。

诚然,电影对当时的现场,连饮料杯的摆放,都做到了像素级还原。

但仅仅是还原么。

不。

它用道具、表演、场面重新搭建当年那场盛况,告诉你一支乐队,是如何用它的能量掀起现场十万人热浪,电视机前破百万英镑的捐款。

带错过这场举世无双表演的观众重回现场。

它还提供了现场之外的另一重视角——

以表演者的眼睛去见证传奇。

历史从来不只一种叙述。

同时拥有旁观者与亲历者的双重体验,你才能地拥抱历史。

除了讲述别人对弗莱迪顶礼膜拜,《波西米亚》也想你参与进来,感受一把天才的“瘾”。

这次才是《波西米亚》的里子。

它灼热的参与感。

正如弗莱迪音乐的魅力,不只是才华,也有时代的助攻,这两者之间的对抗与支撑,把皇后乐队的音乐,推至前所未有的高度。

自恋

在Sir看。

电影中的弗莱迪,就像是希腊神话中的纳西索斯。

他是世界上俊美的男子。

有一天在水中发现了自己的影子,然而却不知那就是他本人。他爱慕不己、难以自拔,终于有一天他赴水求欢溺水死亡。

众神出于同情,让他死后化为水仙花(narcissus)。

自恋(narcissism)一词,便出自于此。

如果你愿意,忽略自恋一词的负面含义,聚焦于那段希腊神话美好浪漫的一面。

那样的自恋,就是对弗莱迪恰当的形容。

或者说,《波西米亚》放纵着弗莱迪的自恋。

弗莱迪本没有自恋的资本。

移民后裔,相貌并不出色(带着一嘴龅牙),他的工作,就是在机场当搬运工。

但就像他的名言“我成不了流行了,我会成为一个传奇!”,这年轻人从一开始,就有着无可匹敌的自信。

面对父亲教育,提升思想境界,注意言行谈吐。他立刻回怼:说得好听,变得和现在的你一样吗?

乐队嘲笑他的龅牙,他扭过身就亮出了嗓子,表示:我会考虑你们的邀请(并且不弹贝斯)。

在女装店里大方地挑选女装,略微带着羞涩。

可当他转身到镜子前,难道不和迷恋水中倒影的纳西索斯一个模样?

“流水账”,是《波西米亚》背负的骂名之一。

仔细想来,电影的开篇确实如此——

不铺设郁结,不强调摩擦,没有激荡的起伏转折。

但这一场接一场的狂欢,绝非无意义的排列,他指向的是弗莱迪内心坚定不疑的自恋,以及从这种坚定不疑的自恋萌生的美。

这种美叫,热爱自己的不同。

Sir理解,只是说说而已,这就是一句鸡汤。

但真的做出来,它光芒万丈。

在弗莱迪偏执的自恋面前,一切他者的规则并不存在。

从次近乎反客为主地让自己加入乐队;到自信潇洒地对唱片公司甩出价码;再到近乎独裁地掌握所有创作流程。

自恋,是他音乐天分的养料。

既保护着他对作品的执着,也保护着他理解世界的童贞。

还有对待情感——

分手了,依然毫无顾忌地说我爱你;离婚了,你也要永远戴着我送你的戒指。

这算渣吗?或许吧。

但Sir在他身上看到的,是孩童一样的赤诚。

“我喜欢你,我就是要你永远和我在一起。”

使自恋可爱起来一点都不简单,你不能流露出那种炫耀的优越感。

的自恋,不是攻击,是自我陶醉。

说到这,就不得不提金球、奥斯卡的双料影帝拉米。

Sir必须承认,在次用电脑观影,错过了太多精心设计的小动作。

篇幅有限,就说两个。

求婚时,等候一句“I Do”,紧要关头脸部肌肉紧绷,满是盼望。

手却不自觉地在面前转个花,轻轻掠过发梢。

这样的分寸,太迷人。

而有的时候,戏就在一个眼神。

看着台上乐队的演出,跟着节奏摆头,眼睛冒出来的都是欣赏。

注意。

当他低头合计了一下,萌生了加入的念头,再看过去。

眼睛里的,是满满的“我也可以(甚至更好)”。

并不局限于表演。

这样只有大银幕上才能捕捉到的自恋细节,在电影中俯拾皆是。

镜子。

作为自恋的重要隐喻,它几乎以各种形式贯穿了整部电影,尤其是那副墨镜。

都是些小到不能再小的,却为人物心理成功点睛。

紧张,恐惧,无力和失望,都不容别人指指点点。

当然令Sir印象深刻的,是在的 live aid 演唱会。

镜子,是一架钢琴。

镜子中的,是那个投入、热情、沉醉于自己的弗莱迪。

正唱着代表着他一生的《波西米亚狂想曲》。

Because I'm easy come, easy go

A little high, little low

Anyway the wind blows, doesn't really matter to me

来得欢欣,去得安然

喜乐悲愁,皆归尘土

任世事变幻

我无动于衷

为了见证光芒,需要铺设黑暗。

但《波西米亚》提出了假设,或许自身就已足够耀眼?

这就如同弗莱迪的那个标志性动作:歌唱时,他总会向斜上方挥出右手,攥成拳头。

在看《波西米亚》之前,Sir曾有过一种庸俗的同情:

他把手伸向空中,一定是想抓住什么。

终,手里什么都没有。

《波西米亚》打脸了Sir的自作多情,它想说的其实很简单:

快看哪,那挥向空中的。

漂亮的拳头。

史诗

不回避真相,更不遮掩传奇光环。

不抬高苦难,也不忌讳童真稚嫩。

不刻意曲折,却狂热地仰视,单纯的热情与美。

这样的传奇传记,改变着我们看待传奇的习惯。

尤其是。

主角重拾初心,情感关系走向和解,标准意义的大团圈已经完成,可以进入贤者时间。

至此,电影其实已经可以结束。

但《波西米亚》却拿出了那一场盛大的狂欢——

1985年7月13日的 Live Aid 拯救生命演唱会现场。

背景知识你知道一句就够了:这20分钟,是皇后乐队演艺生涯里、乃至整个流行音乐史上棒的一场演出。

多大的场面,能称之为震撼?

只有“十万名观众的欢呼呐喊”的盛大规模?

不。

强烈的震撼,是弗莱迪眼睛里的热爱——

手机看的话有些费力,Sir帮你放大一点。但仍需满足新西兰健康、安全等方面要求

看到了吗?

那里装的不是观众。

那里有星辰大海。

这是只有大银幕才能装下的华丽和传奇。

也是只有在电影院,才能见证的热情与感动。

在国内上映的版本中,有很多场次特意安排了“卡拉OK”版。

而Sir看的点映场,在IMAX的音响系统和超大银幕的契合之下,更是灵魂出窍般地重回1985。

那个万众沸腾的史诗现场。

其实,这张IMAX电影票给你提供了一个选择。

如果眼前有一段光芒四射的传奇,一场惊天动地的狂欢,一部我们前所未见的大片。

你选择加入?

还是马上加入?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