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04:16:26 来源: 汕头信息港

曾文军高中毕业后,在县里一家塑料厂打工。小伙子虽然没读过大学,但那笔杆子在全厂却是无人能及,舞文弄墨起来,却亦能弄出锦绣文章,短短几年时间,在市报、省报还发表了不少文章,在厂里名气大着呢。    厂长马德旺20多岁,和曾文军年纪相近,颇谈得来。闲暇时,两人经常在一起喝酒、聊天,这一来二去,便成了朋友。一天,厂长的“狗头军师”潘大林找到曾文军,暗示他写几篇通讯,为厂长“扬扬名立立威”。曾文军何许人也,自然明白他的言外之意。于是,曾文军绞尽脑汁,熬了几个晚上,终于泡制了三篇通讯,通过电子邮件发了出去。    不久,市里的新闻周刊、晚报和省里的《经济晨报》先后刊出了这三篇通讯。一时间,塑料厂“火”了,身为厂长的马德旺更是“火”了。市里、省里电视台及报社记者都亲自来到厂里,对马德旺作了采访、报道。一夜成名的马德旺自然忘不了曾文军,亲口许诺,绝不会亏待于他。    很快,曾文军便从一线工人破格晋升为“质检室主任”。曾文军寻思,这“马哥”还算言而有信,没有空口说白话。自此,他更加认真、勤奋地工作,生怕出任何一丝小的差错,厂长把这么重的担子交给他,他不能辜负了厂长的信任。    这天下班后,厂里的“万事通”——左文涛很神秘地把曾文军请到县里的酒楼吃饭。在雅间落座后,曾文军急切地询问他有啥事,搞得如此神秘。待菜肴上齐,服务员退去之后,左文涛才一边吃菜,一边拿出一大堆“材料”,滔滔不绝地向曾文军解说起来。曾文军是个爱憎分明,嫉恶如仇之人,看不惯一些不平之事。听着听着,曾文军情不自禁拍案而起,怒声斥道:“岂有此理,简直混帐!”    回到家里,曾文军气愤地对老婆闻秀英如此这般一说,老婆变色骂道:“这还了得,岂能让如此蛀虫在宝座上久居下去,得大闹天宫,拉他下马!”曾文军见老婆如此支持自己,他双眼喷火,信心更足了。    又是几夜奋战,文章写成后,曾文军把它寄到了市纪委。    几天后,市纪委派人来到县里,秘密向厂里群众了解关于厂长马德旺收受贿赂,贪污腐化之事,就跟当年地下党搞地下斗争似的。经过一段时间的“暗访”,终于弄清了这“文章”纯属造谣,但鉴于那是一篇电脑打印的匿名信,市纪委组的同志不知道造谣者是谁,也只得不了了之了。    此事就这么不声不响地搁下了,仿佛什么也未发生过似的。    半后后,马德旺因政绩卓著、年轻有为、作风硬朗,上调到市财政局任副局长,“狗头军师”升任厂长,“万事通”左文涛从普通工人晋升为“质检室主任”,曾文军因工作能力欠缺,才疏学浅被新厂长“刷”下来又做回了普通工人。    临行前,马德旺找到曾文军,拍着他的肩,意味深长地说:“兄弟,这厂长的位置我原本是给你留着的,谁知,唉,好好磨砺自己吧!”    曾文军自知被人“耍”了,愧对“马哥”,悄悄辞了工,带着老婆,南下打工去了。 共 116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死精症男性患者能运动吗
黑龙江医院治疗男科哪好
云南治疗癫痫病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