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多家医院暑期儿科号遭热炒 贵达2000元

2019-09-17 13:48:15 来源: 汕头信息港

 >  京多家医院暑期儿科号遭热炒 贵达2000元 2010-11-11 13:55:09  

贵2000暑期儿科号遭热炒

社保卡推广后多数专家号价格下降 但由于儿科自费多导致各科室号价格逆势上扬

“唐福林教授的号有吗?”

“有,一千。”

7月5日,在协和医院门前,被号贩子倒卖的热门的风湿免疫科“”专家号价格悄然下降。

去年年底时,本报曾走访30多家三甲医院,发现共有11位医生的专家号被号贩子炒卖到千元以上,报道推出后引起市民广泛关注。

近期,记者再次采访发现,“天价号”价格已然变化,部分热门号被倒卖的价格下降,皮肤科、神经内科价格坚挺,而儿科各专业专家号均呈明显上升趋势, 北京儿童医院神经康复中心(神经内科)吴沪生主任的号已达到2000元并且有价无号。

记者探访

北京儿童医院

神内知名专家价格上涨一倍

“要号吗?”7月6日一大早儿,站在北京儿童医院挂号队伍尾部的人,都会被号贩子们这样询问。

近期, 北京儿童医院日门诊量达到了8400人次以上,无论哪个科室,即使是普通号,“前一百”号的价格号贩子都要400元,如果是前20号还要再加100-200元,而神经内科、口腔科、眼科、耳鼻喉科、泌尿外科成为卖的号。

2009年底,在这家全国知名儿童医院,除神经内科外,其他科室专家号号贩子一般只要100-300元,紧俏的神经内科,专家吴沪生教授的号为1000元,而7月份,吴教授近期的号已经被叫到2000元,如果和号贩子预约7月底8月初的号,也要1500元。

此外,神经内科其他专家的号,也从300元涨到了500-800元。

协和医院

热门专家号统一要“一千”

7月5日8时,协和医院西院区挂号处内,所有窗口前都排着一条二三十人的队伍,此时,各科室专家号均已显示挂满。

看到记者站在队尾,一名30多岁的女子立即排到记者身后小声问:“要号吗?”

在协和医院,免疫科专家号是难挂的,这名自称姓张的女子表示她可以挂到该科唐福林、张奉春等任何一位教授的号。

“一千块钱,这是的了,以前一千五都不能给。”张姓女子说。记者又询问了免疫科于孟学、皮肤科苑勰教授的号价,张姓女子表示都是一千元。

随后,记者又询问在 协和医院东西两院外贩号的6名号贩子,发现专家号被他们分成了两个档次,普通专家号按副主任、主任级别不同分别是300元、500元,唐福林、苑勰、张奉春、于孟学、曾小峰这5位知名教授,统一每号1000元,和半年前价格相比,下降了300-800元不等。

空军总医院

贵专家号下降一千元

2000元!被号贩子炒成京城贵专家号的 空军总医院正骨科冯天有教授,号价下降了1000元。

本月初,记者拨通了一名自称珍珍的女子的电话,去年年底时,她曾在 空军总医院门前“热心”地表示可以以3000元的价格代挂冯天有教授的号。

“想什么时候去提前和我说,我好先把号挂上,当天现挂肯定来不及。”珍珍依然很“热情”,并且表示两千块钱可以挂上正骨科冯天有、赵平的号。和2009年底记者次遇到珍珍,3000元一号不讲价时相比,价格下降了1/3。

记者又连续拨通了两位自称可以“挂到全市所有名专家号”的号贩子,也都表示2000元可以挂上冯天有、赵平教授的号。

但是, 空军总医院另一位被热炒的知名专家,皮肤科蔡瑞康教授的号,近期仍维持2500元的水平没有降价。

记者发现

“千元俱乐部”仍是十一人

2009年底,记者走访本市30多家三甲医院后发现,专家号被号贩子炒到千元以上的医生共有11位。

此次,记者再次走访这些医院发现,“千元俱乐部”中的医生仍为11位,数量和“成员”没有变化,但价格变化却非常明显, 空军总医院皮肤科蔡瑞康教授以2500元“夺冠”,达到2000元的分别是 空军总医院正骨科冯天有、赵平和 北京儿童医院神经内科吴沪生教授。

原因探析

为何升?

看病孩子多 贩号价格涨

自暑假开始以来, 北京儿童医院的日门诊量一直在8000人次的高位上居高不下,时超过了8400人次。7月7日早8时,医院地面停车场的50多个车位中,外地车辆就有17辆,远的挂的是江苏牌照。门诊大厅内,位于一楼的静脉采血室,排队等待抽血的孩子和家长,100多米的队伍已经延伸到了楼外。

“人实在是太多了,号就这么多,我们也得等啊。”听说要挂吴沪生教授的号,号贩子也挺无奈,并推荐记者转挂其他专家的号,或是等到暑假快结束时再来。

结论:短期上升

皮肤病高发 名号难降价

除儿童医院专家号倒号价格因暑假水涨船高外,皮肤科专家蔡瑞康的号价也非常“坚挺”。

据悉,这是因为夏季是皮肤病的高发期, 空军总医院皮肤科日门诊量已达到1500人次,顽固性湿疹以及银屑病等难治性皮肤病患者大增,因此,号贩子咬定高价不松口。

结论:季节性上升

为何降?

高昂号价被社保卡拉低

“现在是实名制,你挂明天的号得先把卡给我。”7月7日,空军总医院外一名女号贩子和病人家属说。由于不放心把社保卡交给陌生人,终这名号贩子生意没做成。

据空军总医院对外宣传科许爱素主任介绍,目前持社保卡就医已在全市推广,持卡看病要先到办卡窗口将社保卡与就诊卡“关联”,“关联”后看病直接用社保卡挂号、结账。

如果找号贩子就得把社保卡交给他们,由号贩子去排队,由于社保卡有结算功能,很多持卡人怕被骗保便打消了买号念头。

从8时到9时,这位女号贩子只谈成了一笔300元的生意,主顾是一位外地自费患者,交给号贩子的只是没有结算功能的就诊卡。许主任表示,随着社保卡的推广,找号贩子挂号的本市患者已很少,花高价买号的多是自费病人,号贩子生意清淡只好降价。

此外, 协和医院近期把医生出诊率纳入了个人、科室绩效考核,对每名医生按不同职称,看够规定数量的病人才算达标。

免疫科、消化科、内分泌科、变态反应科这些紧俏科室,7月份门诊量比去年同期上升了20%-30%。医生出诊时间多了,挂出的号也就多了,在一定程度上让号贩子手里的号“贬值”了。

(责任编辑:李雪) 发现本站文章存在问题,烦请30天内提供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发邮件时请把#换成@),管理员将及时下线处理。

小儿反复发烧
小儿大便干
幼儿眼屎多
孩子咳嗽发烧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