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道共主819章驳凉州

2020-01-26 15:33:18 来源: 汕头信息港

六道共主 819章 驳凉州

求,求月票,求打赏,各种求...拜谢~~~

这一晚,两人谈了很久,羽落问了很多前世的事情,云飞则有选择性的做出了回答,前世的他是一个无情的人,更是利用羽落的感情修炼无情道,伤害了少女的一颗芳心。请大家看全!而今世,尽管他不再是一个无情的人,可也难免有一天会让羽落受到伤害。

他不想伤害任何人,很多事情的发展都超出了他的控制,无论是灵儿,还是火凤儿,都在无形中住进了他的心里,这是情伤,也是情债。也许在轮回司发生的一幕,已经注定了今世的结局,他注定会再伤害羽落一次。

他已经做好了准备,若是那一天真的到来,他会做出果断的选择。绝不能让三人受到伤害,伤害到了谁,都都良心难安。

为纠结不是云飞本人,而是患得患失的灵儿,两人的谈话一字不漏的被她听了进去,看着那张绝美的脸庞,灵儿颇为不安,那毕竟是活生生的人,可她只不过是一个器灵,只有魂体。即便云飞承诺凑齐灵药,帮他蕴养肉身,可那一天真的会到来吗?

两人坐在草地上,闻着泥土的芬芳,仰头看着天空中那轮明月,恍惚间,他们似乎回到了前世,那一晚,他们如同现在一般,静静的坐着,相互嗅着对方身上的气息。

“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羽落看着天上的明月,甚至都没有看云飞一眼。

“我先去一趟驳凉州,去看...看一个朋友!然后一心追查冒名顶替我的凶手!”云飞没有勇气说出火凤儿,他现在还弄不成出他和羽落之间的关系,是否还能像从前一样,他想要弥补前世的过错,也不知有没有这样的机会。

“前世无情人,今生多情种!”羽落凄凉的一笑,这份情感她压抑的太久,她告诉自己不要去想,可那个少年的笑容却不时在她脑海中浮现。

云飞心中一惊,这小丫头已经不是前世的羽落了,她的变化太大了,在她面前似乎很难保留一点隐私。

“我...”云飞张口,想要说些理由,可发现无论他说什么,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那么没有底气。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云飞话题一转,不愿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现在只能顺其自然,不能勉强羽落,毕竟,他有负于她。

“一个人的形貌特征,气息都可以改变,唯独眼神骗不了人。无论是前世还是在远古战场,你的眼神都没有过变化,所以,我敢肯定就是你。而后,我用天眼查看,确认是你无疑,让我没想到的是,你身边却多了那么多女孩子。这是不是很可笑?”

羽落转过头,黑发在她绝美的脸颊上扑打着,带着莫名的笑意看着云飞,很平静的说道:“明天我会跟你一块启程去驳凉州,我也好久没有见到火凤儿了,想和她好好聊聊!”

说罢,羽落径直从地上站起,丢给云飞一颗蓝色的珠子,“带着它,即便化世境的修士,也不能看出你是谁,我暂时还不想你出现什么意外!”

“我...”

羽落张口,却发现羽落已经消失在了原地,那等宛若幽灵一般的身法,连他都自愧不如,当云飞清醒过来时,恍然发觉,原来两人之间的差距已经如此之大。

造物境圆满。这样的修为,是前世的羽落所不能比拟的。

翌日,也不知羽落用了什么办法,甩掉了窦宁那个跟屁虫,这样一来也好,两人有独处的时间,也不用担心那家伙纠缠羽落。

的确如同羽落所说的那般,化世境的修士并没有发现云飞的真实身份,不过,他身边跟着如此一个绝美的女子,自然会吸引无数目光注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谁叫羽落长的那么出众,那么吸引眼球,只不过,这样一来云飞的压力便会无形的增加,很多人看着他的眼神,有羡慕,有嫉妒,更有深恶痛绝。

“这小丫头也太美了,简直跟下凡的仙子似得!”

“可惜在仙子身边却跟着一个不像样的仆从,真是大煞风景!”

没经过一个城镇,便会招惹来无数的非议,羽落淡然处之,脸上的表情甚至都不曾有过变化,倒是云飞如坐针毡,恨不能将那些无聊的修士狠揍一顿了事。

他甚至想过,他要告诉那些修士,这个少女是自己的女人,若有人敢打她的主意,小心拳头侍候。可他摸不清楚羽落的脾气,不敢惹她发火。

这个前世文文静静,从不招惹是非的女子,还会是从前的脾性吗?

云飞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跟随在羽落的身边麻木的横穿一个又一个城镇,不到半天的功夫,他们便来到了驳凉州。

“呦呵,这么漂亮的小妞居然敢来驳凉州,今天大爷的艳福不浅啊!”

云飞两人刚从传送阵走出,迎面便遇到了几名修士,为首的一人是个独眼龙,肩膀上扛着一把锯齿般的大刀,一身煞气,宛若从尸山血海之间走出的一般。

“嘴巴给我放干净点!”

即便独眼龙修为不弱,一身的煞气,可云飞却不能容忍别人调戏他的女人,尽管今世还没有丝毫感情,可他也不准许别人的污言秽语。

羽落淡淡的一笑,也不多言,任由云飞拦在自己面前,在其他的城镇,有规定不准许出手,可在驳凉州却不同,没有法律和规则的限制,在城中杀人放火是常有的事情,一点也不稀奇。

“哪里冒出来的杂鱼,也敢在大爷面前吆五喝六,活得不耐烦了不成?”

“就是,想英雄救美,也不挑个地方,大爷们一巴掌就能把你拍成碎泥!”

独眼龙身边的几名修士,带着揶揄的笑容冷笑的看着云飞,并且,他们瞬间就将云飞和羽落隔离了开来,将云飞团团围在了中间。

这些修士除了那名独眼龙,其余的人修为都在阴阳境圆满,可以说是一股不小的势力,而这里的骚动,也立即引来了其他修士的观望,都在等待着一场好戏上演。

“一看就知道是新来的,居然敢招惹独眼龙一伙人,今天这小伙子惨了!”

“谁说不是,一个阴阳境后期的修士,居然带着一位貌若天仙的女子,这不是羊入虎口又是什么!”

一时间,四周的议论声如同潮水一般,将云飞瞬间淹没,从那些议论声中不难听出,这位独眼龙在这座城镇有着不小的名气,至少也是一个帮派的小头目。

“兄弟们好好招呼他,等老子爽够了,再赏赐给你们!”

独眼龙说出口的话不堪入目,脸上带着嬉笑,朝着羽落逼近,这无疑彻底激怒了云飞,重生之后的他,发誓要守护羽落,不让她受到丁点的伤害,然而,居然有人当面说出这般不堪入耳的话来,整个人都像火山爆发了一般。

轰!

璀璨的银光爆射而出,宛若一轮明月一般,耀人双眼,而后,肋生雷电双翼,‘唰’的一下,从包围圈中冲了出去,那些将云飞围困在中间的修士,直觉得一阵劲风袭来,眼前的少年便消失了踪迹。

速度太快了,堪比闪电。

“你在找死!”

独眼龙手下的一群修士还没回过神,便听到他老大的怒吼声,只见一个背负双翼,浑身沐浴在金色和银色光芒交织在一起的少年,一拳照着独眼龙的头颅轰去。

独眼龙毕竟是造物境初期的修士,即便他不注意看云飞,也能够察觉到四周的环境,当即脚步一拧,身体一转退后了数丈。

在他看来,一个阴阳境后期的修士居然敢对自己动手,无异于虎口拔牙,他怒吼一声,身体瞬间拔高了数丈,手臂粗如脸盘,像一位巨人一般耸立在大地上。

一只璀璨闪烁着金色光芒的拳头,势如破竹一般冲杀而来,独眼龙冷笑,论力量,他在这座城镇中可是排在前十的人,今日居然有人敢跟他比拼拳头,心头顿时冷笑了起来。

就连四周的修士也同样如此,纷纷摇头不已,觉得云飞和独眼龙比拼力量实属不智,毕竟,从体格上,两人就相差十分悬殊,而且,修为又整整差了两个层次,没有人认为云飞能够在这一战中活下来。

“哎,可惜了,居然是一个有头无脑之辈!”

“他若是个有脑的家伙,怎么会因为一个女子得罪独眼龙!”

四周的修士窃窃私语,有的人脸上带着戏谑的笑意,有人面带嘲讽之色,也有人不忍心看到即将发生的一幕,将头背了过去。

在场的唯独羽落面带着轻松笑意,他见过那个少年在远古战场的雄风,也知道他前世的狠辣与果决,她不觉得云飞今天的行为莽撞,反而觉得心里倍感温暖。前世,他也曾经这样站在自己的面前,为她遮风避雨,可那时,他带着别的目的,而今天,他也有目的,只不过是在恕罪,发自内心的守护她。

“砰!”

在众人的议论声中,在无数道惊愕的目光中,两只完全不成比例的拳头轰然相撞在一起,劲风席卷,劲浪直冲高空,众人预料中的惨烈一幕的确发生了,独眼龙惨叫一声,整条臂膀都爆碎成了血雾,整个人横飞了出去重重的砸落在了地上。

然而,这并不是结束,而是刚刚开始,独眼龙砸落在地的瞬间,体内的灵力瞬间消散,一点未剩,那数丈高的身体被打回了原形。

惊愕与恐惧一起蔓延,浑身无力的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眼瞳中急速放大的拳头,绝望的惨叫声响彻在城市的上空。

“啊...不...”

惨叫并没有挽回他的性命,那只拳头悍然落下,‘砰’的一声,脑浆崩射,溅落了一地,也震慑住了在场观看的修士,四周静寂无声,只有那个如同踩死一只蝼蚁的少年,缓缓的转过身,带着死神一般的笑容,看向独眼龙的一群手下......

本书来自:

成都医学院附属医院怎么预约
河北生殖妇产医院预约挂号
武汉哪家治白癜风医院
兰州看妇科去哪个医院
安徽哪所医院能治牛皮癣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