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大学生村官流向调查近2千人仅266人留下

2018-09-25 10:19:51

大学生村官流向调查:近2千人仅266人留下

- 中心 - 镇江

大学生村官流向调查:近2千人仅266人留下发布时间:   【字体:放大 缩小 默认】     3月25日,北京召开“大学生村官”会议,各远郊区县负责“大学生村官”管理人员到会。官方尚未透露会议具体内容,但今年聘期届满的3025名大学生村官的安置,如何把人才留在农村?无疑是重要议题。

    近结束的北京农村党组织换届选举中,13个郊区县有85名大学生村官首次进入村党组织班子,占全市大学生村官总数的1.1%。

    据悉,北京市今年将提出一定数量的乡镇副科级领导职位,面向续聘和进入乡镇专项事业编制大学生村官进行定向公开选拔。

    首批村官266人留农村

    去年,北京首批大学生村官聘期期满。1946名村官中,仅266人留在农村(129人被录用为乡镇事业编制,另有137人续聘)。其余选择公务员、事业单位、企业等出路。

    对此,通州一位负责大学生村官管理的人员坦言,干满三年,村官大多已二十七八岁,研究生学历者更是到了而立之年。“担心年龄大了,再找工作困难”。

    该负责人称,能否有编制,被长期聘用?是大学生村官考虑留下的关键因素。

    参选村党支部有导向作用

    去年年底,市委组织部、市委农工委下发了《关于做好村党组织换届选举工作的意见》,规定“可以从大学生村官党员中选拔村党组织班子成员。”

    85名大学生村官首次进入村党组织班子。其中

大学生村官流向调查近2千人仅266人留下

,4人当选村党支部书记,7人当选副书记,74人当选支委。北京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此次大学生村官进入村党组织班子的尝试,有助于改善村级班子整体结构,更好地发挥大学生才干,并对其他大学生村官起到很好的导向作用。

    据新华社报道,北京市委组织部负责人介绍,将提出一定数量的乡镇副科级领导职位,面向续聘和进入乡镇专项事业编制大学生村官定向公开选拔,引导全市近八千名官安心在农村干事创业。

    一镇7村官入选村党组班子

    应对村党支部老龄化问题,大兴青云店镇力推年轻化

    - 选举样本

    虽然只有1.1%的村官入选,不少专家仍认为,这传递出一种积极的信号,不仅有利于激励大学生扎根农村,更是村级决策层开放、透明和年轻化的象征。

    大兴区青云店镇,7名大学生村官在换届中入选。对此,青云店镇组织部长孔祥森说,这不是偶然,此次村党组织换届选举的目标,就是让年富力强、能带领村民致富的年轻人入选。

“衰老”的村庄

    青云店镇三村一村将近800口人。

    3月23日下午,村内的路上偶尔见到的,都是老人和孩子。

    “年轻人不在村里,都出去工作了。”54岁的村民刘福才说,此次换届前他是村党支部委员,再以前做过三任支部书记。

    刘福才称,这次村里的大学生村官胡彦龙能当选支部委员,自己很满意,“关心村事的年轻人越来越少了。”村子里的年轻人大多出去打工,很少回村子,对村里情况不了解。

    这个说法得到多名村民证实。他们说,村干部换届,肯定要选自己了解的,而熟悉的老人,无论是文化还是年纪,都不适合做村干部。

    胡彦龙称,三村一村26名党员,60岁以下的只有10人,其中大多数不懂电脑,不会上,日常办公都是个问题。

“就喜欢年轻人当选”

    问题不仅是一个村,对于青云店镇来说,让村党组织成员年轻化是件大事。

    去年12月30日,青云店镇党委传达了《关于做好农村党支部换届选举工作的意见》,召集全镇49个村的村主任、大学生村官开动员会。《意见》中对村党支部成员候选人的条件做了明确要求,原则上年龄不能超过60岁。鼓励大学生村官进入村级党组织。

    胡彦龙记得,会后村支书张志刚对他说,“你考虑考虑留下来吧,你年轻肯干,一起搭个班子。”

    1月3日,三村一村的24名党员召开推荐会,选出6名候选人,张志刚22票,胡彦龙14票。非党员的24名村民代表再开推荐会,胡彦龙得了19票。他为候选人。随后经过差额选举,胡彦龙在25名投票的党员中得到22票,顺利进入村支委。

    那一天大雪漫天,一位年近80岁的老党员,看到胡彦龙当选支委,连声说好,“我就喜欢年轻人当选。”

    孔祥森介绍,青云店镇93名大学生村官,分在49个村,此次入选了7名。

    入选村官的担忧

    几乎每个村庄都存在着宗族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甚至村级事务决策中都出现由于宗族观念而导致的不公平、不民主现象。

    胡彦龙坦言,选举前他曾向村支书张志刚说起自己的顾虑,担心固有的宗族关系会影响自己工作,但张志刚仍然力挺。

    青云店镇组织部长孔祥森承认,阻力肯定存在,既然大学生村官能进入基层党组织,说明大多数村民的支持。张志刚也认为,胡彦龙进入支委是民主表决的结果,有阻力也不影响支持者们的态度。

    入选支委的大学生村官任期将为三年,孔祥森说,三年届满后如果他们还希望在基层工作,将继续按照党内选举程序进行选举,如果希望到新的环境接受锻炼,镇党委也会尊重他们的选择。

“意义重大”VS“作用有限”

    专家对大学生村官入选村党支部褒贬不一

- 专家观点

    13个郊区县,85名入选大学生村官占北京大学生村官总数的1.1%。

    比例是否偏低;大学生村官进入村级事务的决策层是否对农村经济发展、民主建设等带来真正的作用。专家有不同的看法。

    “利于缩小城乡差距”

    “人数不多,但意义重大。”中国青年政治学院青年发展研究院院长陆士祯说,大学生村官参与农村基层换届选举,有利于国家基层政权建设,对农村基本制度的完善是有益的开端。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薛澜认为,大学生村官政策,不仅仅是为促进大学生就业,更应成为农村地区输送“新鲜血液”的创新机制。通过选举走进村级事务的决策层,这种尝试无疑将从精神上和制度保障上给予大学生村官更多的支持和鼓励。他认为,这种尝试也能够让人们对未来城乡差距的缩小以及农村基层民主改善有更多期许。

    陆士祯表示,就目前而言,1.1%的比例不小。随着大学生服务农村意识提高,社会对大学生村官的认可增强,这个比例会上升的。

    “谈意义和作用过早”

    但世界与中国研究所所长、中国基层民主问题研究专家李凡坦言,大学生村官进入农村基层党组织,其中的意义和起到的作用不应过早下出结论。大学生村官进入农村党支部,在其他省份出现过,这些年轻人对农村基层民主和经济发展起到的作用很有限。

    “村官的工资毕竟不是村民发的。”李凡说,若乡镇政府与村里意见不一,村官既要负责农村日常事务,又要完全听从乡镇政府的领导,这个对工作效果影响很大。

    村官希望参选村委会干部

    新政让不少村官看到希望,改变离开农村想法

    - 村官态度

    本报讯 “不是本村人,参选也没戏。”此次村党组织换届选举前,更多大学生村官对参选抱有怀疑。当85名大学生村官入选后,让大学生村官们看到希望。

    门头沟区的大学生村官李菲(化名),从站上看到村官可参与村党支部选举的消息,“很兴奋,好像看到前途。”

    李菲提出参选,但村书记建议她不要参选。“我仔细想了想,村民还是乐意选自己村的人。”终,李菲放弃参选。

    通州区的村官张峰(化名)称,村里选举,村民更多会考虑谁能带来利益,谁能在村里干的长远,“人家村里人还是认可村里人。”

    当85名村官当选后,“看来并不是走走形式。”一些大学生村官说。他们希望扩大范围,大学生村官也能参与村委会干部的选举。

    田水水是昌平区大学生村官,他现在不是党员,未能参与此次换届选举。如今,他在争取早日成为一名党员。

    多个区县大学生村官表示,村官每月收入两三千元,入选村党支部,收入变化并不大。85名村官当选给他们吃了“定心丸”,原本准备三年届满后就离开农村的大学生村官,改变了主意,“希望继续在村里工作”。

    平谷区梨羊村副书记陈娟,是入选村官之一。谈到入选经验,她称,大学生村官大多负责文职工作,跟村民的接触面窄,不容易获得选票,所以要创造机会,使村民认可。她创办的种植合作社,对入选起了很大作用。




硬度计压头价格
显微硬度测试系统价格
1700℃升降气氛炉厂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