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释法职业打假不该背上道德包袱

2019-10-13 06:11:13 来源: 汕头信息港

  法官释法职业打假不该背上道德包袱

  职业打假不断增加

  职业打假增幅迅猛。上周,全国多地法院将目光集中在这一领域。

  以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刚刚公布的数据为例,相比上一年度同期,2014年3月15日后至今,以职业打假人为原告的买卖合同纠纷案件共有16件,去年同期有9件。总体来看,职业打假人提起诉讼的案件呈增多趋势,增长了180%。审理此类案件的法官表示,职业打假类的案件将会继续上升。

  食品安全法规定,生产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者销售明知是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消费者除要求赔偿损失外,还可以向生产者或者销售者要求支付价款十倍的赔偿金。同时,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也规定,经营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务有欺诈行为的,应当按照消费者的要求增加赔偿其受到的损失,增加赔偿的金额为消费者购买商品的价款或者接受服务的费用的三倍……上述法律规定明确地将因食品安全问题要求赔偿的主体界定为消费者,而何为消费者?消费者的范围如何划分?一直以来都是理论和实务界争论不休的话题。

  这样的争论一直持续多年。直到2014年3月,法出台的《关于审理食品药品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首次明确:“因食品、药品质量问题发生纠纷,购买者向生产者、销售者主张权利,生产者、销售者以购买者明知食品、药品存在质量问题而仍然购买为由进行抗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这意味着,“知假买假”的行为可以受到法律保护。此规定一出,很多人说职业打假人的春天来了。

  “知假买假”广受诟病

  司法解释的出台,并未平息对职业打假人的反对之声,而反对职业打假的声音也并非无理。反对者认为,职业打假人通过主动成为受害者,蓄意利用了法律规范食品安全、保护消费者的立法初衷,削弱了其获得超额赔偿的道德基础。

  这些职业打假者们并非单纯地打“假”,而是在市场上寻找通过法律进行套利的机会和空间。按照人们通常的理解,打假针对的是假冒伪劣产品,但是在职业打假人的眼里,除了传统意义的“假货”,包装不合格的要打,散装商品没有注明商品信息的要打,汽车轮胎出厂日期比车辆出厂日期早的,也要打。只要是有可能被认定为“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的食品”或“欺诈行为”的商品、服务瑕疵,都可能成为被索赔的对象。另外,不乏一些职业打假者为了通过打假行为获利,在发现商品或服务瑕疵后,以曝光、诉讼、联络媒体等手段对商家进行威胁,利用商家担心商誉贬损和息事宁人的心理,迫使商家支付相应的“赔偿金”私下和解。

  更有甚者,不惜冒着违法犯罪的风险,利用商家在销售或服务过程中的漏洞,掉包购买的食品索赔获利。例如,有人在某月10日去超市购买一箱火腿肠,由于临近保质期,商家打折进行销售。火腿肠16日到期,10日打折出售并无不妥,这人购买后扔掉小票,在20日再次够买相同一箱火腿肠,并保留小票。由于目前大部分商超并不会在购物小票上打印食品的生产日期,故该人持20日的小票拿着10日购买的火腿肠向超市进行索赔。如不考虑金额而只考虑行为性质,这完全已经构成了刑事诈骗,但超市却很难举证证明职业打假人的违法行为,只能是吃哑巴亏。

  不违法就应当受保护

  尽管职业打假者的行为在道德上无法获得认同,但只要其行为依然在法律的制度和框架内,大家就不应当也不能够进行阻拦和干涉。

  目前,我国维护市场经济秩序的主要力量仍然是各级政府部门为代表的行政执法机关,但是在一些公权力渗透不到或无暇顾及的地方,就会形成监管盲区。职业打假者的出现填补了这一空隙,他们在行动上各自为战,法律上自学成才,虽然总是剑走偏锋出其不意弄得商家们焦头烂额,但这一特殊群体的出现无疑对商家的行为进行了规制和制约。因为他们无处不在,防不胜防,时时刻刻在进行着“突击检查”,甚至在很多方面并不逊色于正规军,且从来不花纳税人的一分钱。虽然他们依然能力有限而且“动机不纯”,但我们不能以此否认职业打假行为对消费者权益保护以及净化市场环境所起到的正面作用,难道不应该给他们一点在道德上的生存空间吗?

  当然,有一点不能忘记,因利而为本身并不可耻,但职业打假者以索赔为目的进行打假时也应当恪守法律底线,那些名为打假实为勒索诈骗的行为,同样应当受到法律的制裁和严惩。

  作者单位:北京市中级法院

潮流饰家
装修施工
海口物联网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