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家遗失的世界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2:21:05 来源: 汕头信息港

1.    幽闭的空间,寻不到一丝光亮,死一般的沉寂将我困在某个地方。轮回。记忆。思念。我是谁?  挣扎了一次又一次,眼前蓦地出现一道星光——仿若琉璃般半透明的质感,清浅明亮。他静静地注视着我,眼底柔和的笑意让人觉得温暖。还想再说些什么,却发不出一丝声音。我缓缓伸出手,那明如星辰般温和的目光渐渐变得模糊而遥远,触手可及的,仅剩一片虚无。你是谁?  水声丝丝涌入,由远及近,愈来愈强烈的意识在苏醒。声音没过头顶,延伸至脚下,开始分明地感觉到空间在游离。没有温暖,没有光亮,无止境的寒冷和黑暗将我吞噬,除了那双琉璃般半透明的瞳孔,再无其他。莲?脑中蓦地涌现出这个名字,可莲是谁?  许久,光线渐渐渗入这个空间。一束……两束……三束……数不清的光线落在身上,我看到自己蜷缩在这个狭小逼仄的地方,而站在我面前的人却看不到我的存在。  “等等……”一个苍老的声音出现在耳边。旋即,面前的人退到一旁。  “出来吧!”那个声音如是说。  她看见了我?我惊恐地望着她。不,这不可能,她不可能看见我。我紧紧地蜷缩在黑红色的匣子里,尽管阳光已经逼得我无处可逃。  “我带你见莲维生!”那个声音又道。  莲维生……莲维生……莲?那双半透明的瞳孔再次变得清晰,犹如琉璃般透彻纯净的质感,似暗夜的星辉般温和。那是莲维生?  “他在等你,莲维生在等你!”  我仰起脸看着她,如瀑的银色长发,黑眸耀如宝石。她静静地注视着我。她真的看得见我,那么我是谁?  “你不必知道你是谁,你只需明白莲维生在等你,只有你!”她缓缓走到我面前,朝我伸出手。  日光被她的身体隐去大半,顷刻间,黑暗与痛苦扑面而来。我默默地看着她,不愿伸出手。那些温暖如同幻境,让我感受到更为强大的疼痛与不安。这种感觉那么真实,真实到我不愿相信面前的一切。可是,我真的很想知道莲是谁?而那双琉璃般的瞳孔又是谁?  “好孩子,过来!”她笑得温和。  犹豫了许久,我试探着将手放进她的掌心。她笑了。  “很快你就会找到答案!”她又道。    2.    琉璃湖畔,夕阳倾泻而下,炫目的红色仿若盛开的花朵,瓣瓣落在灵水洞边。一名男子身着白袍坐在树梢,几缕发丝借着柔风轻扬飞舞,长袍亦在风里露出温和的颜色。那双瞳孔静静地注视着不远处的灵水洞,眸光黯淡而悲伤。  “莲……”是女子的声音。他茫然四顾,可眸光深处仅剩一片虚无。  “莲……该回去了!”仍是那个声音。  他慌乱地寻找,可那个声音骤然消失。他紧闭着双眼静静地倚在树干上,听不到一丝声响。  阳光落在湖畔的苹果树上,稀疏的光影里隐约出现了一名女子,水绿色丝裙在夕阳的映衬下有些妖媚。她安静地站在光影里注视着面前的男子,眸中满是疼惜与温柔。  “莲……”她低声唤他的名字。可他听不到她的声音,亦看不到她的脸。是呢,他是看不到她的。她痛苦地低下头,顺着阳光与水痕飘向灵水洞的暗影中。  透澈的湖水在她走后散发出莹润的光泽,远处的琉璃山露出柔和的粉色,澄明干净的感觉好似仙境。  树上的男子望着千年不变的湖水,眸光里的悲伤渐渐消失。许久之后,那双琉璃般的半透明瞳孔变得黯淡,直到化成浓重的墨色。刹那,弹指结印,强大的力量从湖面划过,上扬的湖水仿佛被切断,冰冷的气息弥漫开来。灵水洞剧烈地抖动着,她蜷缩在洞口,眼泪一颗颗落在指尖,一片冰凉。  她不敢相信那是她认识的莲维生,消失了温柔,消失了快乐,消失了所有可能的喜悦,眸中只有无尽的黑暗。  一个苍老的身影出现在灵水洞口,她默默地注视着她,轻言:“映雪,此地已不属于你,若你留下,莲维生迟早会毁了一切,包括他自己。”  如瀑的银色长发在风里轻扬飞舞,黑眸耀如宝石,她静静地站在她面前,手中捧着一个黑红色的匣子。  灵魂封印!她早该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再不存在于这个尘世,而她所留下的只是一个幻觉,因为莲再也看不见她。  她微笑着看了一眼琉璃湖畔的那棵苹果树,那是莲喜欢的地方。曾经,那里有属于他们的记忆,然而此后,他们便要天涯永隔。    3.    我看到了记忆深处的那个身影,雪色长袍,琉璃般的半透明瞳孔,可他眼底却没有丝毫温柔。他是谁?  我听见带我来这里的人对他说:“很快你就会见到璃映雪,虽然她失去了曾经的面容,但你若有心,必能感觉到她的存在。”  我看到了他眸光里的犹疑与不信任。  她笑了,淡淡地说:“你可以不相信我,但你不能不相信你的心。若你对自己心存怀疑,那么她会永远消失。”  我看到他的目光落在她手中那个黑红色的匣子上。许久,他轻言:“你想告诉我,映雪的灵魂被封印在这里?”  她笑而不答,眼角的余光落在我身上。我终于明白,她口中的璃映雪是我,而站在我面前的这个人,他是谁?我不明白。  他从她手中夺过盒子。我知道盒子里空空如也,她亦明了。只是他却什么都不知道,只紧紧地握着手中的盒子,愈来愈紧,仿佛连空气都在这一刻凝结,只静静地看着他此刻的动作。悲伤。痛苦。黑暗。许许多多的情愫在他眸中涌现。  我想告诉他我是璃映雪。我想问他,你是谁?可我什么都说不出口。我清楚地知道他看不见我的存在,亦听不到我的声音。那么我是谁,璃映雪又是谁?  “你见到璃映雪之时,请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她望着他如是说。  许久,他沉默地点点头。旋即,他握着那个黑红色的匣子离开了我们的视线。  “很快你就会知道你是谁!”她望着我轻笑,黑眸愈发耀眼。  脑中再次涌现出那个名字。若你是莲,那么莲维生又是谁?太多的疑问让我猜不透,我不知道谁是谁,亦不知道我是谁。清晰的只有那双温柔的瞳孔,他静静地注视着我,不论白昼亦或黑夜,都不曾离开。那是属于我一个人的星光,每当我面对黑暗和封印的痛苦时,那双眼眸就会出现在我的世界。琉璃般的半透明瞳孔温和而耀眼,明透的颜色带来纯净洁白的世界,那是莲。在被封印的这许多日月里,除了那双瞳孔以及“莲”这个名字,我失去了所有过往的记忆。  无止境的黑暗,一点星光,在那片深海,在深海中的那个黑红色的匣子中,那是我的世界。    4.    她不知道带她离开的那个人是谁,但她记得她银色的长发和耀眼的黑眸,那是盅乌族特有的标志。而在盅乌族,并不是所有人都能看见灵体,所以她知道,那个人拥有某种过人的能力。  她是璃映雪,是清羽族极为平凡的一名女子。所有与她相关的一切之所以会像传说一样为人所知,都只是因为莲维生的存在。自那一天后,莲维生继承了一直不愿继承的族长之位,而有关他们的一切就这样在这个国度流传下来。  那是莲维生,是她甘愿付出一切去守护的人。然而她却不知他竟会变得那样陌生,眸光深处没有任何希望和温暖。  湖畔的那棵苹果树闪烁着莹润的光泽,透亮的绿,在阳光里丝丝落入眼帘。她跟随着那个人,一步三回头的忧伤落在眉梢。  不远处的那双瞳孔没有任何色彩,只安然地落在这个世界,穿透,然后落进回忆深处。不断地弹指结印,仿佛要摧毁所有记忆里的美好,然而那只手,却迟迟落不下去。结印一次又一次避开那棵苹果树,避开灵水洞,终落进琉璃湖。清澈的湖水被切成上扬的水幕,不断地涌起再落下。他多想摧毁一切,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归于平静,然而那些东西却那么沉重,因为那是她存在过的痕迹。  璃映雪静静地走在那个人身后,泪水颗颗落进掌心。她想告诉他,她一直都在,然而他看不到她的存在,听不到她的声音。她无力地看着他独自痛苦,终只能选择被封印。如果封印她的灵魂可以让他不那么痛苦,她愿意在那片深海永存。  她缓缓踏入那片紫色的法阵中,在她脚边便是那个黑红色的匣子,繁复的金色花纹,如这个法阵一样让人眼花缭乱。她轻轻闭上眼,过往的记忆好似上扬的水幕,紧紧笼罩着这个法阵,直至将她封入一个完全闭合的空间。  行将窒息的时候,脑中的记忆蓦地跳跃到那一天,她看到莲维生抱着她的遗体,眸光深处只有无止境的黑暗与寒冷……  她一直以为那是的也是的选择,以她的平凡之躯替他承受致命的痛苦,这样他就能安然地留在这个世界。她只是希望他好好活着,自由不受拘束。然而她错得那么离谱。她一直不明白为何他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为何会变得那样陌生,可直到这一刻她才懂得,是她的死让他失去了那些东西。她多么后悔,后悔自己替他献出了生命,若她不作出那样的选择,那么如今来承受这些痛苦的人就是她自己。可那一刻,当初选择的那一刻,她那么希望不要失去他,宁愿自己离开,她也不愿失去他。她从未想过,她一直觉得的选择却是自私的。  她在法阵里拼死挣扎,只要还有一点点希望,她都想让他变成曾经的莲维生,拥有温暖与善良,拥有快乐与喜悦。可这一切似乎已成定局,不论她如何挣扎,法阵依旧在不断缩小。她被迫停留在那个空间,束手无策。  “生死轮回,自有定数。轮回是劫,亦是开始。你寻找的希望,终有一天会再度开启,但却不是现在!”那个人望着法阵里悲伤失望的她如是说。  她愈加奋力地挣扎,直到这个空间愈来愈小,心中可以感觉到的记忆和力量愈来愈微弱,她才颓然倒下。闭上眼眸的一刻,她看到夜空里耀眼的那颗星辉,好似琉璃般半透明的质感,温暖而耀眼……  蓦地,湖畔的那棵苹果树开始剧烈地摇晃,甚至是琉璃湖也开始剧烈地颤动。莲维生怔怔地望着眼前的一切,眸光深处的那个身影不断地消失又出现。他缓缓伸出手,想握住那抹微笑和温暖,可在一瞬间,一切如下落的湖水般迅速抽离。  无止境的黑暗涌入那个黑红色的匣子中。人声,水声,鱼群,一切归于寂灭。抬眼可见的,仅有无止境的黑暗与寒冷。    5.    我忘了从哪一天起,自己开始这样静静地跟随着莲维生的身影。我的记忆深处只有一个人,的一个人。琉璃般的半透明瞳孔,温和的眉目,唇角上扬的时候画出清雅的弧度。他是莲,是如星辰一样遥远又温暖的存在。我无数次在黑暗和痛苦中醒来,抬眼的时候就会看见那双眼眸,莲……  那个人将黑红色的匣子交给莲维生,而他却不知道匣子中什么都没有。那是我曾经被封印的地方,而我并不知道我是谁。尽管那个人告诉过我,我曾经的名字是璃映雪,可这个名字却那么陌生。  然而因匣子在他手上,所以我无法离他太远。  我每一日都会随他一起去看同一个湖,他时常一个人静静地坐在苹果树上,目光深处空无一物。他无数次把盒子握在手中,看了又看,时而皱眉,时而微笑。然而从始至终,那双眼眸都只是空而忧伤的黑色,再不曾有别的情愫。  他是莲维生,和我记忆里的莲拥有同样的面容,可他的目光却那么陌生,陌生到我丝毫认不出他是谁,又为什么要对被封印的我这样念念不忘。  一日又一日地看着他,仿佛连我自己都变得忧伤和痛苦起来。我不知道心里为什么会那么难过,因为我没有过往的记忆。我不曾拥有,亦不曾失去,所以我和他不一样。然而,我却愈加不明白,为何他的痛苦我能看得那么清楚,仿佛从我注意到他的时候,我就看见他一个人静静地坐在同一个地方,周身都是绝艳的风景,然而他眼中却只有无止境的黑暗与寒冷。我忆起深海中被封印的日月,我也是这样一个人静静地留在一个地方,不能动,无法沉睡。然而我看得到莲的目光,如星辰一样闪烁着光辉,让人感觉到希望和温暖。如果可能,我希望莲维生可以看到我,这样,也许他就会拥有希望和温暖。  忘了时间,忘了这样跟着他到底过了多久,直到安若出现的那天,我仍是这样看着他静静地坐在苹果树上。  当安若的目光落在我身上时,幼时的记忆顷刻间涌入脑海。我看到一个小女孩独自坐在苹果树下,沉睡,思考,微笑,所有的一切都很简单,简单到纯粹。  那一日,我随莲维生出现在琉璃湖畔,却见安若独自在树下沉睡。我看到他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像是突然念起什么,皱了皱眉,而后又摇摇头。可他的目光依旧停留在她身上,挪不开。  她醒来望见他,只轻笑,不曾多言。  “你是谁?”莲维生问她。  她仍是笑,顺手捡了手边的树枝在地上写着“安若”。  莲维生怔怔地望着她,似乎想从她的目光中搜寻到什么,然而终却一无所获。他再次回到属于他的位置,静静地望着湖畔的灵水洞。那个人只这样让他等着,等一个机会,思念一个不知何时出现的人。  我看着他,又看了看安若。她的目光毫无保留地落在我身上,直白而热切,让我越来越不明白。她一定可以看到我,我对此深信不疑。除了那个人以外,她是一个可以看见我的人,然而她却不会说话。 共 756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日常生活中怎么预防前列腺结石的产生
昆明治癫痫病研究院哪好
癫痫手术后的饮食怎样选择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