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传奇石头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03:39:01 来源: 汕头信息港

(一)石头并不是石头    石头并不是一个石头,而是一个人的名字。  石头之所以叫石头,是因为他的拳头和石头一样硬。  就在刚才,石头用自己的拳头砸破了三个人的脑袋。剩下的两个,手里虽然拿着刀,却一直抖个不停,他们从没有见过这样的拳头。  一拳打出,又一拳打出,剩下两个人也倒在了血泊中,鼻子和眼睛挤在了一起,他们再也不能挥刀了,也再不能颤抖了。  不知这是今天打的第几场架了,石头躺在地上,喘着气。不过他的踹气声很慢,不像剧烈运动后的喘息,而是一吸一吐,仿佛要吸进天地间的愤怒,然后再喷吐而出。  若有旁人在这,一定会惊奇不已,因为倒在血泊中的五个人正是江湖中令人闻风丧胆的江洋大盗——黑天五圣。  他们各个刀法了得,五人在一起组成的“黑天刀阵”更是很少有人能够破解。  如果有人看见石头的手,肯定更会惊呼。  那双手,要比平常人大两倍,上面结满了茧,在鲜血的包裹下,隐隐有些骇人。  不要以为石头打架是因为什么正义,而是,打架是石头的生活习惯。  不管是自己去找别人,还是别人来找他,总之,石头每天都要打架。  石头每天要打三场架,就像平常人每天要吃三顿饭一样。石头打架就像吃饭一样平常,一样轻松。可是今天,石头却感到有点累了,他突然想要休息了,然后他就躺在了地上。  这几个人的确是高手,要不是石头的拳头太快,五圣还没来得及摆出阵法就已经有三个被撂倒了,石头肯定还要苦战一会儿。  可是,有人却不给石头休息的机会。  这人一身白衣,走路轻飘飘的,一副文弱书生的模样。  他的身后还有一顶大轿,外加四个轿夫。  石头眼睛闭着,依然躺在地上,这个人先开口了。  “公子,我家主人请您到府上做客。”  “你家主人是谁,我又不认识。”石头睁开了眼睛。  白衣人道:“哈哈,等你到了,自然就知道了。”  石头道:“我如果不去呢?”  “那,就别怪我们……”白衣男子话还没说完,他身后站着的一个轿夫已经动了。  眨眼间,轿夫就到了石头的跟前,一拳打出,拳风呼呼作响,势不可挡。  说时迟,那时快,石头一个侧翻,躲过了这一拳,“砰”的一声,石头刚躺的地方被砸了一个巨大的坑。  “好坑!”石头已经站起来了。石头没有夸奖对方的拳法,而是评价这个被砸出的坑,他从没有看过有人能用拳头砸出这么四四方方的坑。江湖上只有一种人能够做到这种事,那就是修炼了“四方拳”的人。“四方拳”威力无穷,却早已失传,在江湖上已经消失了几十年了,今天石头见到的是真正的“四方拳法”吗?  轿夫却像根本没有听见石头的话一样,双拳迅速的打出。  只听“砰”的一声,轿夫倒飞而出,众人都没看清石头是怎样出拳。  其他三个轿夫眼看同伴受伤,顿时一起围攻过来。  三个人,六个拳头,一起袭来,分别攻击石头的上、中、下三路,没有丝毫破绽。  石头“砰”、“砰”、“砰”的打出三拳,三人依旧是倒飞而出。  四个轿夫在地上痛苦的呻吟,他们发现自己还能呻吟,暗暗感到窃喜,说明他们并没有像黑天五圣一样丢了性命。  “啪”、“啪”、“啪”,白衣男子拍起了手掌,这掌声在这空旷的街道显得很突兀,很怪异。  “不错,不错!”白衣男子轻轻微笑,他的声音很细,像女人的声音,而且很温柔,温柔中又带着一股不可琢磨的意味。  石头道:“什么不错?”  白衣男子微笑着道:“你的拳头不错。”  石头点头:“我的拳头一向不错。”  白衣男子缓缓道:“可惜……”  石头道:“可惜什么?”  白衣男子看着石头,道:“可惜,这么好的拳头却用来杀人。”  石头笑了,笑的很轻,他的笑不同于白衣男子的笑,他的笑很坦荡,很自然,无所畏惧,即使现在有一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他也会笑。石头就是这样,在他想笑的时候,他就会笑。  “你笑什么?”白衣男子不解。  石头道:“我笑,今天我的拳头又要杀人了。”  石头,慢慢的走向白衣男子,脸上已经没有了任何表情。  然后就是一只大手从天而降,白衣男子依然一动未动,石头的手已经搭在白衣男子的肩膀上。  石头道:“你不怕?”  白衣男子道:“我为什么要怕?我知道你从来不和没有武功的人交手,更不会杀害没有武功的人。”  石头靠近了白衣男子,盯着他的眼睛,道:“你不会武功?”  白衣男子道:“‘枯叶楼’的方不平从来都不会武功。”  石头道:“你是方不平?”  方不平道:“世上不平的事有很多,不过人人心中都有一杆秤。只不过有的人喜欢将它藏在心中,我却喜欢将这杆秤亮出来,而亮出这杆秤是不需要太多的武功。”  石头松开了手,道:“那用你这杆秤称一下我有几斤几两。”  方不平道:“你是石头,很大的石头,我的秤小,秤不了这么多的重量。”  石头又笑了,道:“那哪里能秤?”  方不平微微侧身,道:“只要公子上了轿子,我们自然会带你到能够秤的地方。”  石头不再说话了,只是走进了轿中。一到轿中,石头就睡着了,不知道是不是累了。石头今天已经说了很多话,他一般都很少说话,他总是喜欢沉默,或许这也是小云离开他的原因吧。小云在今天离开了石头,小云离开石头的时候,石头还在打他的第三场架。石头打架的时候总是会忽视小云,甚至小云离开他的时候,他还没发现。石头今天已经打了很多的架了,除了每天惯例的三次架,在刚才他又干倒了“黑天五圣”,还揍了精通“四方拳”的四个轿夫。在平时,石头打完架都会呼呼大睡,小云在他的身边总会给他按摩,守护着他。不知是不是小云不在的原因,石头此时并没有打呼噜,他在轿中睡的很安静,安静到似乎听不到他的呼吸声。  轿夫的步伐也很轻,整个街道此时都变得安静了,月光如水,倾泻而下,显出几分清幽,仿佛刚才激烈的斗争不曾发生过一样。  方不平叹了口气,“愤怒的石头”果然名不虚传。他知道,没有人能够逼迫石头做任何事,除非他想做。  可是,石头为什么会上轿子了?他不明白,他有很多事情都不明白。有的人不明白一件事的时候,总喜欢不懂装懂,来表现自己,方不平却不同,他不明白就是不明白,然后他会想尽一切办法使自己明白,这也是“枯叶楼”的主人喜欢方不平的原因。    (二)“枯叶楼”里的人    “枯叶楼”并不是一座楼,而是一座普通的宅院,普通到你从旁边走过都不会在意。普通的东西有时候也容易让人放松警惕,而人一旦放松警惕,就有可能落入别人的圈套。石头在轿中依然沉睡着,他并没有观察轿夫所走的路线,他也不怕这是什么圈套,他此时只想睡觉,只想一睡不起。可是,轿子停了,它稳稳当当的停在了“枯叶楼”的前面。当轿子停下的时候,方不平恰好出现在了轿子旁边,不知他是早早就在那等着,还是他跟着轿子一起走过来。可以肯定的是“四方拳”轿夫的步伐是非常快的,想要跟上这个速度是非常不容易的,他们虽然挨了石头一拳,但并没有像“黑天五圣”一样一命呜呼,依然步履矫健。他们只想完成自己的任务,只想早早离开这个“愤怒的石头”。  “公子,请!”方不平说话的时候,石头已经醒了。  石头慢慢的从轿中走出来,走向眼前的这所宅院。借着月亮的清辉,可以依稀看到大门之上有个牌匾,上面写着“枯叶楼”三个大字。  “这里就是‘枯叶楼’?”石头站在门口,望着黑色的木门,陷入了沉思。  无数的英雄豪杰都到过这所门的面前,也有无数的豪杰想要推开这所简陋的木门,一窥门中的世界。可是没有人能成功,即使有人侥幸的走进去了,终也没能活着走出来。  “吱呀”一声,门还是开了,石头走的很坚定,也很谨慎。  方不平和轿夫并没有跟着,他们只是守在门外。能当一个守门人,他们已经很开心了,也很知足了,他们并不想面对门中的世界,或者说是门中的人。  石头已经走进了门中,进入到庭院。  门中的世界似乎并没有那么可怕,一切都很平静。高悬的孤月突然被一片黑云遮住,周围变得暗了。  石头停止了前进,或者说他被什么东西挡住了。石头并没有用手去摸,反而在触碰到那个东西的一瞬间,他条件反射的往后退了一步。黑云被风吹散,庭院里终于有了一丝光,然后石头就看到了血红的眼睛。这双眼睛一动不动,就这样盯着石头,盯的他发毛,盯着石头也一动不动。石头曾经看过无数的眼睛,有小女孩可爱的大眼睛,有老人饱经沧桑的眼睛,还有青年小伙神采奕奕的眼睛,但是他没有看过这样的一双眼睛。这双眼睛任谁看过都会难以忘记,甚至可能会在夜晚做噩梦。眼睛能反映一个人的心灵,纯真善良的人的眼睛往往很清澈,没有一丝的杂质;狡猾多疑的人的眼睛往往喜欢乱转,让人看不真实。但是此时庭院中的这双眼睛,却透着血红色,仿佛在滴着血,抑或真的在滴血,给人一种阴森恐怖的感觉。  石头又往后退了几步,才看清这双眼睛的主人,一个胖子。这个胖子与其他的胖子不同,因为这个胖子身上并没有多少肉,他的肉都已经被剜了下来,露出了巨大的骨架。石头看着地上已经凝结的血迹和散落的肉沫,不觉一阵恶心。但是那一双血红的眼睛又渗出骇人的光,让石头心中多了几分冷意。  冷风吹过,石头稳了稳身形,感觉冷意更甚。然后,他就听到了剑刺破空气的声音,而且是四声,从四个方向传过来。石头并没有动,也没有躲,他只是哈哈一笑。  “哈哈哈……”这笑声划破寂静,让这庭院多了几分热闹。  “你笑什么?”剑,四把剑,同时停了下来,在石头的跟前停了下来。只要这四把剑再往前进一点,石头的脑袋就会被刺个稀巴烂。然后就是这温柔的声音,剑犀利,人温柔。  石头看见了四个小姑娘,说她们小,是因为她们看起来都比较的小,身高只能到石头的下巴,都穿着一色的青衣薄衫,头上都带着一样的金色簪子,拿着一样的金色短剑,她们的模样都几乎一样。  “你笑什么?”又是温柔的声音,又是同样的问话,这声音中却多了一份焦急与烦躁。  “我笑我自己。”石头还是答话了,因为此时,剑已经触碰到他的肌肤,他甚至能够感受到剑中传来的杀意。剑很短,人也很小,但剑却几乎碰到石头,说明人已经离石头很近了。  可石头依然没动,或者说他的身体没有动,但是拳头动了。石头只是轻轻的挥动了四下,就听见了四声叫唤,然后就是“叮叮叮叮”剑掉落地下的声音。石头的笑声刚过,又传来这些声音,这庭院从来没有这么热闹过。  就在这些声音发出的时候,庭院后的屋子里亮起了烛光,烛光很暗,却足以照亮整个屋子。石头已经进入了屋子,只见昏暗的烛光前坐着一个老婆婆,正在剧烈的咳嗽。她的手已经干枯,头发已经苍白。每当她剧烈咳嗽的时候,她都要用手扶着身前的桌子,这样她才不至于因为剧烈的抖动而摔倒。  石头在看到这一头白发的时候,就已经后悔了,后悔自己走进了这个宅院,走进了这个屋子。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也没有谁能逆转时光,从新选择。于是,石头硬着头皮坐到了木桌子前。  “你就是那个爱找人打架的石头?”白发婆婆发话了,说完之后又剧烈的咳嗽起来。即使她说话声音很大,咳嗽的很剧烈,可是桌上的烛光仍然没有一丝晃动,依然稳稳的照着这间屋子。  “没错,我就是‘愤怒的石头’。”石头知道眼前的这个人是谁,他每打一次架,都会听到“白发婆婆”的传闻。石头打过很多架,可是江湖上对于“白发婆婆”的传说比他打的架还要多。一个人上了年纪,头发变白本来也没什么,这个世上白头发的婆婆也很多。可是,石头眼前的这个“白发婆婆”却不一样。  “你很愤怒吗?”白发婆婆说话的声音很大,很低沉。这声音的确听起来像是老婆婆的声音。  可是石头抬头一看,然后就瞪大了眼睛。他看到了一张脸,一张柔嫩的脸,这张脸绝不是七、八十岁老婆婆的脸,反而更像二十多岁小姑娘的脸,光滑白皙,五官错落有致,能够吸引任何一个男人的注意。当然,石头是男人,他也被这张脸吸引了,哪里还有愤怒了。当他看到这张脸的时候他就想起了小云,想到小云已经离开了他,没有了愤怒,只有忧伤。  “现在,我一点儿也愤怒不起来,只有忧伤。”石头轻轻的说道。  白发婆婆道:“为什么?”  石头道:“任谁看了这张脸,再看到这一头的白发和干枯的双手,都愤怒不起来。”  白发婆婆道:“可是,我要你愤怒。”  石头笑了笑,道:“为什么?”  白发婆婆道:“因为,我需要你的帮助。”  石头摇了摇头,道:“恐怕,我帮不了你。”  白发婆婆也笑了:“‘愤怒的石头’是的,没有人能抵挡住你的拳头。” 共 12940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请问做包皮手术的好处有哪些-
昆明治疗癫痫病研究院哪家好
云南癫痫病知名医院
本文标签: